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文章 > 关于日子的文章 > 生长文章 > 她已永久地留在我的回忆里

她已永久地留在我的回忆里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6-05-09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生命中有一种爱,是安静的,是无求的;彻底的给予,无悔无怨。这便是母爱,巨大的母爱。--题记

小时候在村庄长大,穷乡僻壤,代代务农,那起脊的茅草屋、高低不平的乡下路、校园用泥土垒起来的课桌、灶台上的大铁锅、散养的鳮、鴨、鵝,满村乱跑的小猪小狗、端着粗糙大碗蹲着吃饭的白叟......这些都深深地留在回忆里,形成了难以抹去的家乡的滋味;在那个时代,春天里粮食不够吃,母亲带我去挖野菜,荠菜、蒲公英,上树摘槐花、榆钱,饥饿时代的沉痛阅历,让我知道了野菜也可以果腹,也深深地感触到了挨饿的滋味⋯

有个主意很久了,想为母亲写点什么,但总是理不出条理,不知从何处着笔。屈指算来,母亲离世已三十余载,在部队,我很少向人说起自己的家事,因每想起这些往事,我便无法自控,便会潸然泪下,双亲离世和失学的冲击成了终身挥之不去的梦魇,那种苦楚的滋味只要自己知道。20世纪60时代中期的初春,我出生在豫西南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母亲48岁生我,老来得子,喜悦之情无以言表。那时候,村庄不大,几百来口人,在那个瘠薄的时代,不识字的母亲并没有因为赤贫而掠夺儿子上学念书的时机。在邻村小学,室内用泥巴堆成的课桌上,一个农家少年怀着愿望,怀着一颗猎奇之心,贪婪地吮吸着常识的甘露,盼望着有一天能走岀去,看看外面的国际。八岁那年,父亲患病逝世,给这个本就不殷实的家庭带来的灾祸是沉重的。懵懂的我,在年少的回忆里,是母亲拖着懦弱的身体,在田间劳动,迈着裏过足的小脚为生产队关照庄稼。便是这样,一年的收入仍填不饱肚子,在那个饥不择食时代,年近60岁的母亲带着我,吃的苦、遭受的罪,现在常常想起便肝肠寸断!

回忆中的父亲只留下一个巨大傲岸含糊的印象。小时候,父亲主外,母亲主内,父亲是种田的一把能手,听母亲说:父亲性情豪爽,为人正直,分缘很好,村里有个红白喜事都少不了要去协助。母亲性情柔软,操持家务有条不紊,幼年的时光是高兴的。但好景不长,含糊记住一个没有月光的夜晚,正在广场听人说评书的父亲忽然晕倒,被乡亲们送到乡医院,病房里我看着不省人事的父亲、焦灼无法的母亲,进进出出的亲人,小小的我榜首次感到了无助,几天后父亲逝世,送葬父亲时,母亲哭得起死回生。但不管怎样,日子还要一天天的过,母亲是个要强的人,父亲下葬后,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我再没见母亲哭过。在我的回忆里,母亲好像从来没有中止过繁忙,总是平平地干她自己的作业,不知疲倦地想尽力去改动家庭的困境,但在那个挣工分的时代,一个没有壮劳动力的家庭,一年忙下来,仍然是缺吃少穿。那时候的我,真的什么都不明白,心中曾无数次诉苦自己怎样会出生在这样一个赤贫的家庭,看看同龄人高枕无忧的日子,不甘的我既争强好胜又充溢担忧,家境的清贫造成了心里的自卑和锋利得象剃刀相同的自负。记住上学时,教师总鼓舞咱们写些身边的人和事,但我很少去触及家中的作业,不幸的自负心怕受伤害,惧怕别人笑话,现在想来,真真的恨自私的自己。记住那时,白日母亲去生产队关照庄稼,回家还要做家务,还要纳鞋底、缝衣服。儿时的我,常常在睡眼蒙眬中,看见母亲在弱小的火油灯下纳着鞋底,她右手拿着锥子、针线,中指戴个顶针,左手握着鞋底,锥子先在棉布叠成的鞋底上费劲钻个小孔,再拿起针,往头发上一蹭,针渐渐穿过孔,母亲在鞋底的另一边用力拔出,一根长长的线随之而过。熟练的动作很美丽,静静地夜,能听见针线穿过鞋底时的嘶嘶声,闪耀的灯火让我感到暖暖的。上初中了,晚上回家在火油灯下温习英语,母亲一边缝衣服还不时抬起头浅笑地看着我,听我叽哩哇啦地也不知道念些什么,但布满皱纹的脸满是慈祥。长长的年月里,母亲灯下母亲纳鞋底的身影和慈祥的浅笑永久定格在我的回忆里,现在常常想起,慈祥的母亲仍让我觉得心里甜甜的。

母亲心地仁慈。住在乡下,母亲把左邻右舍联络看得很重要,秉持“行善积德”,教育我不要招惹是非;逢年过节,母亲做点好吃的,总要先盛到碗里,在灶前门后洒点汤水敬一圈神灵;家庭日子不宽余,母亲总是自己舍不得吃穿,还常常教育我善待别人,哪怕自己少吃一口也要行善,给门口要饭的一点,从小就给我埋下了善念的种子。

母亲勤劳持家。一块破布,一件木板,一缕线头,都舍不得扔,印象中的母亲从没自己买过象样的衣服,穿的衣服都是姐姐给做的,基本上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父亲逝世后,除姐姐家,我不记住再有其他亲属走动,窘迫的日子常常是能省则省。母亲是俗人,有归于自己的限制和缺点,因为赤贫,没给予什么,但她能做的,往往便是用自以为最好的方法对你。那个时期,曾因几元钱的学杂费几回险遭停学,因学习优异,是其时的班主任屡次找校长说情:这孩子不上学太惋惜了!校园破天荒免了我的学杂费。上小学,升初中,初二直接考上高中,在姐姐的东拼西凑的赞助下,十年寒窗,茅草屋,乡下路,火油灯下留下了一个农家儿子孜孜不倦,挑灯苦读的身影。 八十时代初,参与高考,一败涂地。是持续温习,仍是回村务农,十六岁的我面对人生困难的挑选。看看久病在床,简直日子不能自理,长时刻住在姐家的母亲,看看无人播种的几亩责任田,其实已基本无法挑选。回乡务农的日子,半耕半读,虽有了几亩地播种收成的高兴,可是,渐渐长夜里,那颗不安份的心,又走进了教室里,梦醒来常常以泪洗面,个中苦楚的滋味只要自己知道。一年后66岁的母亲久病而逝,单独日子的我,在城里一个远房叔叔的协助下,17岁参軍去了东北。这一晃,已兵马三十余载,天涯海角,行走全国各地,一向不曾也不敢忘却那乡愁的滋味。2013年清明节,国防科技大学一个月的训练完毕后,我回到久其他家乡,听着空阔田野响起的鞭炮声,跟着纸钱的袅袅青烟,我长跪爸爸妈妈坟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呜咽着说:“爹娘,不孝儿子回来看你们了”!前年到北京作业,转瞬已近两年,稳定下来的我,这些天,想起更多的是劳累终身、辛苦一辈子的母亲。“子欲养而亲不待”,尽孝要趁早,我是一个不孝之人,母亲生了我,把我当宝物相同,而在妈妈有生之年我不记住自己给母亲做过什么!这也成了我终身中的痛!“爸爸妈妈在,不远游”。假如上天可以给我一个时机挑选,我会一向陪伴着母亲,须臾不离。

有人说:母亲是一本书。关于我来讲,母亲这本书影响了我的终身,翻开目录,我看到的是“刚强”、“仁慈”、“勤劳”。尽管母亲这本书合上的太早,但她已永久地留在我的回忆里,扎根、开花、成果,成了我终身最大的财富。

感谢九泉之下的母亲,儿子为您自豪!

  • 下一章节:真的这么简单吗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