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文章 > 关于日子的文章 > 日子感悟 > 心灵与心灵的对话

心灵与心灵的对话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间:2014-09-06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在每天晚上入眠之前,每天早上醒来之后,我总忍不住想问自己一个问题:我想要的,到底是一些什么呢?我想要把握住的,到底是一些什么呢?要怎么样才干为它塑出一个详细的形象?要怎么样才干理清它的头绪呢?窗外的槭树,叶子已变一片灿烂的金红,又是一年将尽了,日子过得真是快!这样白日黑夜的不断地重复,我的问题却还一贯没有找到答案。我一贯没办法用几句简略和理解的话,向你描绘出我此时的心境。而你是知道的,对现在这个时间,我有多感谢,有多爱惜!我心中一贯充满了一种模糊的欢欣,一种模糊的美好。但是,我便是说不出来,几回话到唇边,便是无法出口,如同隐约有一种警觉:若是说出来,有些事物、有些美好的感觉就会消失不见。

而今夜,就在提笔的那一片刻,遽然有一句话进入我心中:“人间总有一些事,是咱们永久无法解说也无法说清的,我有必要承受自己的藐小和自己的力不从心。”是的,在命运面前,我有必要要供认我的藐小与力不从心,一贯争强好胜的我,在这里是没有什么可以争论和可以操控的了。便是说,在这人间,有些事物你无法为它画出一张准确的画像来的,一旦真的变得准确了今后,它本来最美的、最令人怜惜的那一点就会消失不见。有些事物,你也不能用简略和理解的词语来为它下一个界说,当那个界说直截了当地呈现今后,它本来最温顺的、最令人感动的那一种特质也就没有了。

所以,我总算理解了,这么多年以来,一贯就干扰我心中的种种焦虑和不安,其实都是不必要和莫须有的啊!因为,人间有些工作,实在是无法解说,也不必解说的啊!本来,我又想画画,又想写诗,必定是因为心里有着一种想画和想写的愿望,必定是因为我的生命能从这两种创造活动里,得到极大的欢欣和安慰。因而,这实在是我自己的一种需求,一种天然的现象,我又何须必定要想出一个完美和彻底的答案来呢?工作的自身便是一种最天然的答案了吧。其实,你一贯都很理解,并且看得很清楚,你一贯都是知道我的,因为,你一贯都以为:“没有比天然更美、更率直和更真挚的了。”不是吗?假如万物都能顺着天然的道理去生长、去老练,这人间又会增加多少安静而又美丽的收成呢!

心灵与心灵的对话

一位哲学家告诉我,人间有三种人,一种是极敏锐的,因而,在每一种现象发作的时分,这种人都能立刻作出正确的反响,来习惯种种改变,所以他们很少会犯过错,因而也不会有追悔和惋惜。别的有一种人又是十分愚钝的,遇到任何一种现象或是改变,他都是不知不觉,只管静心走自己的路,所以虽然终身错失很多机缘,却也一直不会察觉自己的过错,因而,也更不会有追悔和惋惜。然后,哲学家说:“一切的艺术家都归于以上二者中心的一个阶级,没有上智的敏锐,所以常常做出过错的决议;但是,又没有下智的愚钝,所以,在他的终身中,总是充满了一种追悔的心境。但是,便是这种追悔的心境,人类才产生了那么多美丽的艺术作品。”

这位哲学家和我同龄,但是他的头发却因丰厚的思虑变得斑白,但是他的面庞却还保有一种幼稚的热心。每次与他攀谈,我总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好象不论是我的好仍是我的坏,在他的眼睛里都已看得清清楚楚,并且就算我怎样尽力地粉饰或许有意暴露,都没有一点点的作用,因为,我的实质他彻底清楚。那么,你是不是也是这样呢?不论我以什么相貌呈现在你的面前,不论是毫无预备或许预备得很充沛,你都能相同看透吗?在你面前,我永久仅仅一个最单纯的我算了吗?“没有过什么比天然更美、更率直和更真挚的了。”但是,这样的一种单纯,这样的一种天然,是要用几千个昼夜,几千个流泪与追悔的日夜才干孕育出来的,要通过多少次测验与过错才干过滤出来的,要通过多少年来尽力的抑制与寻求才干得到的,要用几千几万句话才干描绘得出来的啊!天然,是什么呢?应该便是一种仔细与尽力的生长算了,应该就仅仅如此算了。但是,这样仔细而尽力的生长,在这人间,有谁能真实知道?有谁能彻底理解?有谁能肯定信任?更有谁,更有谁能从开端到完毕仔仔细细为你逐个理清、逐个说出、逐个记住呢?

没有,没有一个人,乃至连我自己在内。在这人间,我信任没有一个人能把生长进程中每一段细节、每一丝含蓄的心思都雕刻出来,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多少值得爱惜的痕迹都消逝在年月里、消逝在风里和云里。在有意或无意间疏忽了一些,在有意或无意间又忘记了一些。然后,逐步而又缓慢地,我蜕变成今天的我,站在你眼前的我,如你所说的“一个单纯而又天然的我。”但是,这样一种单纯和天然,是用我前半生来作预备的啊!我用了几十年的年月来迎候今天与你相遇,请你,请你千万要爱惜。亲爱的朋友,我对你一无所求,我不求你的赞许,不求你的恭维,不求你的鲜花和掌声,我只求你的了解和爱惜。咱们只能来这世上一次,只能有一个姓名。我乐意用千言万语来描绘这种只要在人人间才干得到的温暖与正派的模糊的高兴。我很高兴我能做中心的那一种人,我不仰慕上智,因为没有阅历过波折的他们,不发作过错的他们,虽然不会流泪,但是却也失掉了一种得到弥补时机时的高兴与安慰。

其实,年月一贯在消逝,今天的得总会变成明日的失,今天的补赎也挽不回昨日的过错,今天模糊的美好也将会变成明日模糊的忧伤。但是,无论如何,我总是仔细而尽力地日子过了;无论如何,借着我的画和我的诗,借着我的这些仔细而尽力的痕迹,我总算得到一种回响、一种共识。总算发现了,我居然不再是孑立和孤寂的了。那么,我忍不住问自己:“我想要的是不是便是这种成果呢?我想要把握住的,是不是就仅仅今夜提笔时的这一种模糊的欢欣与美好?是不是就仅仅你的了解与爱惜?我想要的,到底是一些什么呢?”

  • 下一章节:日子的利诱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