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日志 > 空间日志 > 这个国际上,谁会是你的仅有?

这个国际上,谁会是你的仅有?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间:2014-05-09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假如有一天咱们相遇,那个地方就叫做春暖花开……”

两年前,那个五月的初夏,我曾在书信中对你说过这句话。彼时,冥冥之中,一向期待着生命里那一场能与你相拥的春天,奢求能在万丈红尘间遇到一个卖梦之人,卖我一个能让我梦想成真的梦,让我与你共同完成一场传说中的地老天荒。

这个国际上,谁会是你的仅有? www.ok87.com

此时,南边的三月,柔软的阳光在吐翠的枝头轻舞,而北方,却依然是落雪的皎白,在迟来的春天里,我终身至爱的你,厌倦之际,不知在韶光何处休憩?是否有一双绵柔之手,在风雨袭来之际,为你轻轻抚去眉稍漾起的烦恼,塞你一怀梨花带雨的温顺?

这个初春的午后,暖暖的阳光唤起了微醺的慵懒,这样的时间,回想与旧事总是简单在脑海中冤家路窄,所以,无可逃避地,那些深藏的回想从落满尘土的旮旯偷跑出来,如细沙漫过指尖。

回想的碎片被定格在那个冰冷的冬夜,由于那一天,是你我红尘离散的祭拜。

那一晚,夜风拂过的时间,你在电话中对我说,你想我了,特别的想,比任何时分都想!言语间那份浓情让我心生无限感动,想立刻投靠你的怀有,去感触你为我而心跳的节奏。你问我,晚饭吃了吗?我说我不小心把饭烧糊了,你说,怎样那么笨呐,等着,一瞬间我来帮你做晚饭!我说,好啊。

全部不过又是另一次虚幻的演出罢,可你喜爱,我就没有理由不合作。没曾想,这一次,我居然误解了你,从而在无意间对你造成了损伤,我知道,全部归咎于我,是我的固执铸成了无法挽回的错,我不应把那全部当成另一个虚幻的梦,不应不相信你已真的飞往有我的城市,在隆冬的十二月顶风而来,更不应在手机电源耗尽之前没有容许陪你一个无眠之夜。

我一向认为,你不会来,所以,电话关机后迟迟未开。在凉风暴虐的十二月,觅不到我消息的你,经过网络在屏幕上向未在线的我敲下一行文字,做了最终的离别。当我看到那行字的时分,全部为时已晚,再打你的电话,无数次,都是盲音,而你的空间,也已对我封闭,让我再也无从找寻你的脚印。或许,你是真的抛弃了。

在眼角最终一滴泪风干之后,我停掉了手机,忍痛删除了你的号码。

我不知道,这个国际上,谁会是你的仅有,但,我知道,你却是我梦里仅有的主角,没有你的国际,我的梦成为一片废墟。咱们从前演绎着同一个故事,而最终,结局却是我一个人的独白。不管多么夸姣的梦,被吵醒后,都将无法连续,而我,却还要持续活着,持续为我至真至纯的情感而伏笔。

冬去春来,一年又一年,怀念的种子从落地生根到发芽,从瘦骨嶙峋到枝繁叶茂,阅历了太多太多的风雨,每次坐在电脑前,都会习气性地翻开《对岸花开》那个空间,用目光抚摸你从前留下的每个痕迹,笑过、痛过、哭过、挣扎过,全部的喜怒哀乐都不及那句发自肺腑的“我想你!”

“我把我的心交给了你,我便是你最重的行囊,从此不管多少的风风雨雨,你都要把我好好收藏;你把你的梦交给了我,你便是我挂念的远方,从此不管月落仍是晨起,我日夜期望你归航……”

街头的音像店随机播放着陈明的这首老歌,但是亲爱的,我把我的心交给了你,却并没有成为你最重的行囊,你的梦没有交给我,你却成了我挂念的远方……

在日渐泛黄的流年中,我一向坚守着最初那份地老天荒的崇奉,却一直未能遇见那个卖梦之人。韶光轻逝春无痕,唯有孤寂如花开。

  • 下一章节:听,香雪兰的哭泣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