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文章 > 关于日子的文章 > 心境漫笔,日子漫笔 > 蝶难赋厚意,青楼烟雨巷

蝶难赋厚意,青楼烟雨巷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3-08-0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烟雨花巷】
    天边晚云渐收,淡天琉璃。烟南秦城之景渐入夜色撩人之态。然,这秦城最为富有的大街要属这花巷!眺眼望去,花巷四处可见装潢富丽的客栈、酒楼等各种供达官贵人浪费的文娱之地!大街两旁小商小贩也早已开端繁忙,交游的过客也连续多了起来!花巷以尾座落着一所别院,楚馆之上灯笼鲜红,红粉装潢。这便是秦城最有名的青楼“蝴蝶谷”

【一曲霓裳,醉佳人】
     “要说秦城青楼多的是,这蝴蝶谷究竟为什么会吸这么多人景仰前来?” 青楼别院外,围着许多看客。一袭白衣装扮的男人问道!
    "是啊,是啊"这一问引来了咱们的附和声!
     “大爷可是官人?”话音传来,世人目光凝集。说话的正是蝴蝶谷的掌事妈妈,澜别音。只见她走出别院,身旁跟着四名家丁装扮的男女。澜别音一身红衣半露肩,轻扭着腰肢,十八九岁的年岁,化着浓艳妆容, 却异常妖娆冷傲!
    "哇……”“真美”“何止,几乎人间罕见……”如此冷艳佳人,使得世人一片哗然,不由赞许起来。
     澜别音死后一名女仆路北北上前“各位爷,稍安勿躁!今天便是蝴蝶谷开业,这规则是有的。待妈妈细细道来!”今天蝴蝶谷开业第一天,早前就有耳闻,蝴蝶谷乃当今圣上亲题的牌子,可见蝴蝶谷死后有多巨大的实力!当然,江湖有传蝴蝶谷佳人很多,宛如天仙下凡。如此便引来了来自不同当地的客人!这一瞧,女仆竟也生得这般美……
    “不才 穆斯枫,身世低微,才调单薄。当,不是为官之人!今天来,全因爱美之心在作怪。还望妈妈别厌弃了!”白衣男人行礼说道。
    路北北退身这以后,澜别音小步向前对穆斯枫仅仅一笑。“这蝴蝶谷接客有 三拒:其一,为官四品以下,不接。其二,富有不才者,不接。其三,品德低下,无端惹事者,不接!”
    此话一出,咱们便谈论开来,瞬间,一阵缤纷。
    “呵~呵~小小年岁,竟如此傲慢”穆斯枫冷笑作声。
    站在澜别音左边的芍药听了此话,勃然向前。被澜别音轻抓住手掌,微摇首,轻声呵责“不行惹事。”
    “是,妈妈!”芍药脸微红退后
    “姑娘年岁尚轻,便做了妈妈……可见,并不简略。小生陆祈弇,听闻蝴蝶谷佳人不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并且才调横溢。不知今天可否有幸目击佳人们之风貌?”
    “陆令郎,您腰缠万贯,谦谦有礼,小女子岂敢有回绝之理?”澜别音眉心微蹙,脸带浅笑,细声回道。
    陆祈弇听后,与她对视几秒,不由惊诧,仍……面不改色。心底在想“陆庄在父亲运营之下,虽在江南一代大名鼎鼎,但这小小的青楼妈妈却对自己身世却略有耳闻?可见……蝴蝶谷并非青楼如此简略,背面怕是有不行告人的隐秘?”自幼便跟从师傅隐居山中的陆祈弇虽对蝴蝶谷起了猜疑,心中却不由有些敬佩。“妈妈意思是?”
    “陆令郎,请吧?”回话的是芍药,澜别音仅仅冲陆祈弇微微一笑。陆祈弇自然是领着家仆怅然进了蝴蝶谷,这在世人看来,好生仰慕。
    这时,一身鹅黄半臂襦裙的夏天丫头从里院走了出来,附在澜别音耳边“妈妈,全部安妥!”俯身退下。
     穆斯枫见状,甩袖出了人群,暗想“改日,必让你们承服于我!”
    澜别音叫他怒然离去,只轻笑。接着说“咱们散了吧!”斥逐人群!
    除了穿戴高贵,非富即贵者连续进入蝴蝶谷外,平民大众则是摆首怅惘散去。
    澜别音叮咛两名勇士“好生看着,不行怠懈!有异常当即派人传达。”
    “是!”两名勇士听令。
    澜别音领着路北北及芍药回身欲要回别院时,耳边传来“褚廑侯到~!”
     闻声,大众们慌张逃离路中心,给一行来人让道。澜别音却是不慌不忙,带着路北北和芍药出了别院,伫立院前等候。
    路北北见了这情势,暗想“看来这褚廑侯局面还不小,四人抬得大轿不止。左右护法一个都没落下,后边还跟着一行小队伍,乍一看各个都是练家子,魁伟健壮的。必是对头不少。”
    老大众也是一个个低着头,文风不动,不敢多言。被称为褚廑侯的是当今圣上的亲侄子齊夜(四王爷之子),后因征战杀场多年,战绩显赫。被加封为侯爷!同属其他皇子,有自己的封地。此人屡战屡胜,行事干净利落, 却因手段毒辣,傲慢冷漠,让人丧魂落魄。
    轿停,一身侍卫穿戴的男人抱拳对着轿里的主人说“禀侯爷,蝶谷别院(蝴蝶谷俗称)已到!”
    这时被唤为侯爷的人,掀开轿帘走出来。澜别音等人俯身行礼“见过侯爷!”
    只见齊夜穿戴藏蓝锦服,身姿挺立,因终年征战之故,皮肤略呈乌黑。棱角清楚的概括,深邃锋利的黑眸,轻抿的薄唇,气质张扬的霸气,腰间随意挂着金黄腰牌和玉佩,容易便刻画出人间罕见的一帅气男人!
    齊夜抬眼看了看澜别音,有些冷艳,但脸上却没有过多的表情,仅仅扯了扯嘴角淡笑。侍卫见状,对澜别音说“带路吧!”
    “是,侯爷这边请……” 澜别音带路,齊夜和左右侍卫跟着她进了别院!大轿后边的侍卫立刻分站在别院门前,随时等候派遣。人群声动,各忙开来。
    “这褚廑侯什么来头?”人群中身着粗布衣的男人问了问身旁卖扇子的小贩。
    “褚廑侯你都不知道?”
    “小弟是山野村夫,没听过,你说说?”
    “呵,褚廑侯啊?我只能告知你,连皇帝都敬他三分的,大将。”小贩上下审察他,口气中有些轻视的意思。所以,回身忙着耍弄扇子。
    粗布衣男人把野果塞进嘴里,大咬一口“有什么了不起的?在我宇浩眼里,不过又是猪又是猴的,猪亲猴。“
    从进别院那刻起,便模糊可闻古筝轻抚之音。这弦音,淡淡的,慵懒的,极端适意!澜别音紧随齊夜身侧带路。齊夜把玩着腰间的玉佩,抿唇淡笑,看似心境甚佳!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