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日志 > 伤感日志 > 此生谁可依,此生谁可解牵挂

此生谁可依,此生谁可解牵挂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3-05-12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假如人生要阅历多个驿站,那么,你是我此生仅有的站点。自从你落户我的心房,我便足不出户,永久守在站点等候你来审阅。
  
  牵挂无度,相约无期。细数回想中那些美丽的景色:或悸动,或陶醉,或飘然……似乎你的芳香暗留,要不然我怎样嗅到了你从前的妩媚?
  
  春去春来,朝起朝落,月圆月缺,花开花谢,在柔美的韶光里有序地轮回;相遇相知,相怜相惜却成了无序的回想。你我相识在茫茫人海,一段志同道合的缘分,来不及回味,来不及加深就擦肩而过,就像焰火一瞬,落地成灰;抑或空中楼阁,消灭海面,全部来不及弥补。从此,我的心便葬于情海。
  
  “问人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每逢夜深时,孤寂、怀念、忧伤,默默地穿过漆黑的夜,越过心墙,潜入心城,闹得我流下了苦涩的泪滴。不知有多少个不眠之夜,凭栏眺望空中的残月,听着那些哀婉忧伤的旋律,不由得拿出心爱的箫,对着漫空,吹奏那曲《长牵挂》。想着你柔情似水的眼眸,轻言慢语的问好,数着点点繁星打发时刻。或许让纸墨陪我纷飞,然,满笺墨残,说不尽心酸,道不尽一世情缘。孤影吹箫,箫声泣,箫声远,断肠涯边谁人懂?
  
  铅华洗尽,尘埃落定。我的痴心却难改,尽管孤寂常常空袭,但在我心里,你是我一生不变的美女至交,不管年月怎样轮回,我也走不出你厚意的海。长亭上,孤灯下,断桥边,柳树岸,拖着疲乏的身躯,揣着你送给我的竹箫,斟满孤寂,饮尽沧桑,漂泊于红尘的一角。有时候我会想,假如有一棵樱桃树,我把它植入我的心房,用我的汗水滋补,当你最喜欢吃的樱桃熟透时,你是否会品味?假如我是一片白云,有一天飘到你的心空,你是否会凝睇?假如我是一只海鸥,有一天掠过你的心海,你是否会倾听鸣唱?
  
  长着浑身刺的野蔷薇,尽管花开绚丽,可我只能远远地赏识,不敢接触。就像我只能远远地赏识你相同,不是怕你刺到我,是我怕弄疼你。怕你的清香不能自在开释;怕你的心无处把我安放,知道你安好我便安定。
  
  那首你曾轻声背诵过的“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牵挂意。”的意境,一向缠绕着我,我恨自己太笨,或许是作业太忙,忽视了你的真情,才弄成今日这个触景生情,物是人非的结局。想起你背诵那首词的意境,不正是你从前的心境吗?我真懊悔!假如那首词的意境是牵系你我之心的一根线,那么,我愿用一世去牵牢。
  
  漫绵长路,幽幽红尘,我只能细细回味,静静守候。落花飘着柔美的舞姿,柳丝摇曳着纤细的腰枝,莫非是笑我太痴?我独倚红尘,常常问自己,除了你,此生谁可依,此生谁可解牵挂?
  
  假如苍天怜惜,请许你我红尘再次邂逅;许你我重上楼房,把一切的美景看够;许你再次为我嫣然一笑;许你坐船头,我在岸上走,听着你动听的歌声,紧握纤绳直到水止境。
  
  假如苍天有意,请送一根长线,串着我的厚意,一向延伸到你的心田;假如清风、细雨含情,白云、小溪含笑,蝶儿、鸟儿含义,繁花、万物含羞,那么,我愿为你含尽一切的悲欢离合,轮回在似水的流年里。但是,全部都是春梦一场。青山依旧在,溪流永长流。你知道吗?我就像一尊雕塑,阅历了千年的风吹、雨淋、霜打、日晒,已是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然,不知过了多少个春秋,不知还有多少个春秋,我会自始自终地护卫在站点直到永久,等你来审阅,仅仅审阅,我没有它求。
  
  一路走来,疲乏浑身。现在,箫声断,箫身折,箫心已然东逝水,箫魂已飘云天外,桑田已沦亡成沧海。此生谁可依,此生谁可解牵挂?
  • 下一章节:信任你们也失去过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