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爱情散文 > 浅笑笙歌,安之若素

浅笑笙歌,安之若素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2-06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初月铺云,茵山绿水,鸿蝉月芙,两人发结,只博你的浅笑笙歌;唐诗宋词,元曲小说,只求相逢,昙花年月,唯筑你的安之若素。——题记
  
  有一种诗叫唐字,在青墨中蕴上几柱前史隐笔,有一种词叫宋体,在秋漾中赋予一支宋书文笔,有一种曲叫元歌,在洒辉中见证千丝蒙汉传奇,有一种小说叫明清,在媚笑中藏渎万花红梦。而青色的苍穹里,似暴露了清丽的水芙蓉香,在淡淡的上下五千年处,似一支儿谣唱不老的古色中国中,化涟漪的几帘浅笑,但是,世世依你的浅笑笙歌,夜下后,吟诗喃词,读曲纳小说,共品花前月下你的一记容妆,细碎涓涓的流年,浅笑潺潺的华夏,到后,与你安之若素。
  
  青蔚静水,风轻雨拨,寻一坐落在春梦的小桥畔,与柳树依的清凉如水的和风里,品一出用雨温润的山花画卷,然后,起一壶茶烟尚绿的轩阁,闻着空气浮飘了几尾清烟的花香,独处一人,静看渡命的海空辉映,猜两三幅命格不定的纠缠浅浅的韶光,估年月安好,等阅历粘尘,苦守一井清凉如冰甘泉的滋味,再好,也只要青色泼黄如醉如醒残缺的角落,待你青丝泛霜,仍传唱你浅笑笙歌的无双,安以自我的安之若素,求一锦锈斑的韶光,覆那青黛如玉的抚笛旁,然后,下几场虔上如痴终身许诺的雨,泼进你永寂红尘困揽佛灯的心间,种下阵阵一擎青柏四季常绿难以化却的思畔,在三生石上,赎你宿世此生的倚昐,归还你红尘命格的债孽。
  
  浅笑安定,孤笔涂改,勺夕剪不断一枚一季花,舟月理不清一出静夜寒,疏星止不住一声秋叶蝉。而今朝之时,获取一碗亲焙的人世烟火,也掩不掉,除不尽那几段年月如歌的五线谱的乐韵,一向响你耳畔,一向窃你耳畔上苦感的动听。
  
  素衣裹忆,执笔写昔,云卷云舒之时,燃起淲淲情愫,绰丽奇女的青花瓷,三生转世摆不了你命她去,你去她命的纠缠。寄语绘念,白羽作衣,又一灯光的辉耀,又一纠缠的哀愁,当行至年月的青石小路时,是否停住你移动的脚步,是否中止你飞速的眸光。半疏春花,一涧野鹤,唳声绝绝不缕断,古佛禅茶已嗅觉到了闲云的轻吮,可你,却拎不回我散步浅唱,而我,却摘不住你浅笑一曲的歌谣,之间中,心微凉了夜,夜捉摸不到宿宿的清丽私语。
  
  缄扎缕缕的想念心笺,拂面倦倦的苦纵情回,找一纤花天酒地,泼一云拈笑安定,繁花簇拥的冷巷外,野郊挂上了年月酒,而那骑牛的牧童,却再无笛语的轻吟,论山逻辑的飞烟,也耹不明白私家的珍玉,银河的云影,倾了你酒醉后两人的厮守,当再次轮渡天青色湛蓝的心,泛凉了牧童的往尘。
  
  日榨月等,年复岁转,你从无知年少,出落的娉婷皎美,而三年复三年,一朝又是一朝,煎烧了七级屠浮的道坛真人,你凋发带尼,一去往日几载,浸湿了枚枚怀念的秋叶,也偎暖了春日的朝夕,而冬飞的雪凌,找不到起步的年月,日月复复,都只是你木鱼怎么办下的晚祷,而你,仍朝夕佯装那浅笑笙歌,安之若素。
  
  浅笑笙歌,安之若素,多少人世云烟只差一笔,但仍成顾不及的过眼。
  
  浅笑笙歌,安之若素,多少人世情故恩恩怨怨,但都洗手做羹时,釜底没薪。
  
  浅笑笙歌,安之若素,多少人世痴等晃如昙花,但已且行且纵后却空等了几句无情。
  
  浅笑笙歌,安之若素,多少人世红尘误陷佛罩,但涂脂了进程时,却缕不清了结局。
  
  浅笑笙歌,安之若素,多少人世情仇断片难拼,但清洗了芳华的刹那时,却无法捡起你的结衣连襟。
  
  从此,年月安好的冷暖自知,或许我的唐诗宋词元曲小说泼进了你早已温湿的眸子,似再次提醒着你:浅笑笙歌,安之若素。
  • 下一章节:爱情与日子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