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爱情散文 > 梦在远方,你仍然在心上

梦在远方,你仍然在心上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3-18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熏风一剪醉春池,细雨如丝柳若织。三月江南牵远梦,忆君恰似去年时。
  
  北方地区的三月,春轻寒重、残雪未融,却有纸鸢向暖不识冬,倾城舞姿炫春风。云线长长,牵引着怀念,往事悠悠,缠绕在心头。如画江南,烟雨空濛、水色天青,仍旧是我织不完的最美风光。悠悠古巷,橙曦紫暮、黛瓦白墙,仍旧有我续不完的梦。扬花湖畔,鸟语蛙鸣、暗香起浮,仍旧泛动着我难了的情。
  
  ——题记
  
  (一)遇江南
  
  轻踱年月的长廊,慢舒流年画卷,悠然回到了往昔。水墨江南的气味中,温良如玉的你,烟雨身上披,清风足下生,玉笛声飞、禅意动听,美如天籁的清音雅韵、潇洒洒脱的身影穿过秋雨的薄凉,似惊鸿,渡寒塘;若青莲,涤尘香,以倾世之姿装点成最美江南的最美风光。
  
  秋月凉如水,秋水似月凉。望月桥上,云纱袅袅笼星月;望月桥下,柳烟娜娜绕荷塘,如诗烟雨、浅墨画舫;一羽惊鸿、满塘莲香......这些从前只在梦境里呈现过的清柔冷美,于梦外的烟雨江南萍水相逢,注定有种令人不敢接触的情愫,也注定我用终身的韶光来收藏。
  
  星空灿烂、心绪斑驳,富贵似梦、年月如烟,谁可以笑饮叶劣势轻,静观天边云淡。尘缘俗情、纠缠牵念,谁可以安然地面临人世间的聚散分别、冷暖悲欢。
  
  千山万壑、山雾茫茫,掩不住千年古刹的檐角珠光。秋水长天,一江烟寒,挡不住隔岸的渔火衰退。几度山花绚丽,几回霜林尽染,岌岌峰峦上的回眸,猛然间是否有醍醐之醒?是否让全部苦乐与姑苏郊外的钟声相同,悠然的随风飘散。
  
  渺渺禅音中,将清幽旖旎的心思婉约成一幅古典的水墨画,却难以写出完好精确的题跋。由于隔着一帘烟雨,从唐风宋月中缓缓而来的潇洒清影,飘着一丝淡淡的惆怅,像藤萝相同滋长、延伸、缠绕在心头,是顾虑?是留恋?仍是情丝的萌发?天青色等烟雨,久伫红尘岸边的我,是一直在等你吗?
  
  (二)烟雨
  
  遥遥相望的江南,践约的远方。等你,在江风中;等你,在烟雨里;等你,在每个心醉而又心碎的夜晚,等你,在春暖花开的三月天。
  
  我把风中的三千顾虑折成一叶纸鸢,把雨中的万缕情丝连成一条长长的线,放飞到云水江南,你可曾留心,那纸鸢上写满了我最真挚的祈盼和满心的祝福————你若安好,我便晴天。
  
  陈旧而温婉的水乡,千年的烟雨染白了月光,也染出了无尽的美丽与惆怅。高高的黛瓦白墙,柳烟笼罩着烛影雕花窗,却藏不住一枝杏花的暗香。悠深的雨巷,青石板上的流水凝聚着丁香紫色的忧伤,油纸伞下却掩不住如水双眸的巴望。冷月寒塘的断桥上,寻不见花的折翼枯叶蝶,却总会听得到残雪映白衣的清唱.......
  
  如诗若梦的江南,望穿隔世的云烟,望不穿此生的红尘对岸。月满西楼的夜晚,摇一叶心舟,缠绵于你的青山碧波间,解读你如山的情怀,静享你若水的柔善。扬起梦的帆船,一川烟雨中,摆渡我的似水流年。
  
  从此,我琴弦上的每一个音符,都流淌着江南烟雨的韵律,我笔端飘动的每一滴墨香,都缠绵着江南的画中有诗。从此,你豪宕的诗歌是我无数个夜晚的枕边甜美,你言外之意的寒凉是我无数个的彻夜难眠。
  
  从此,你眼中的惆怅,我眉间紧闭的忧伤;你眉间的花瓣,我眼中含笑的泪滴;你肩上的行囊,我天边紧随的步履;你穿行在江南山水间的脚印,我指间遥寄的心语————梦,在远方;你,在心上。
  
  (三)月色
  
  情,是亘古不变的论题,缘,也许是个千年难解的谜。一卷诗经,犹如一泓清泉,流淌着纯真无邪的美,散发着永久的魅力。而我不知道,谁会是君“关关雎鸠”鸣唱声里的“窈窕淑女”,我又会是谁从蒹葭丛中走出来的、巧笑嫣然的伊人。我只知道,一次不经意的相遇,便成为我“月满西楼”的“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连绵思绪。
  
  江南的月色,或寒或暖,总是给人们带来模糊而又安静的美。云水一方的你,有声或无声,总是给人们带来潇洒的洒脱和实在的传奇。你说是爱情的虚幻,才使我把你幻想的近乎完美。其实,我早已不是童话世界里的公主,也不是金庸笔下的小龙女,你也不是纯白的王子,更不是多情却痴情的杨过,我彻底知道“喜爱”与“爱”的不同感觉,也深深领会到了由“喜爱”到“真爱”的间隔。很想为你沏一壶冰心皎皎,与月相照,可你怎敢轻易地要,由于你更懂得“爱”字的份量和实在的寓意。
  
  爱情两个字,有时真的很奇特,“为君一夜愁如海,拖累人世见白头”,不是吗?君渡凄凉日,我渡青丝时;君逢春归时,我又复青丝。那些连自己都不信任的传说,却在你我之间演化成了实在的故事,这难道不是真爱的奇观?
  
  堤,仍是那杨柳依依的堤,岸,仍是那焰火纷飞的岸。江南的月色永久媚绣着梦的瑰丽,亲爱的你,仍是初见时那个实在奇美的你!
  
  (四)云水
  
  小桥下的流水,仍旧音色无瑕,枯藤老树上的昏鸦,为谁唱到了沙哑?远去的马蹄声,碎了几秋的斜阳?烟雨中的家,欲说还休的、仍是怀念里的天边和无法了却的顾虑。
  
  云水一方的湖畔上,你是否又在凭风听暮?一派秋声中浅吟着淡淡的乡愁。仰视夜空的那弯皎月,你是否在注视老娘亲那慈悲永久的笑脸;极目远眺绵亘不绝的山岭,你是否在回想老父亲驼背的脊柱和那永久的坚毅寂静;远处传来的犬吠声,你是否又念起家门前的“大黑”在向你摇尾允许......
  
  归乡似箭,羁返如鸿,每一次你是否轻抖薄衫上的尘土,然后深嗅紧挽的衣袖,吸一缕家园的气味,又洒脱的潇洒在江南那片云水清风中。
  
  假设爱有天意,可否让我在云水深处,与你再次相逢,陪你一同笑看陌上的花开花落,静观天边的云卷云舒。伴着潺潺清泉,与你筝笛相和,共释一曲云水禅心,携手并肩与六合相依。
  
  假设云能知,定会飘落在你的面前,替我卷去你浑身的疲乏,以千番爱意,与你冷暖相随,共饮四季飘扬的风雨。
  
  假设水能懂,定会流到你的心田,替我洗去你满怀的惆怅,以千般柔情,与你相依相栖,同享每个清晨傍晚的甜美。
  
  (五)聚散两依依
  
  晨光分外的柔软,透过一窗的明丽,似乎预见一场隆重的庆宴,那是山川与年月的约好。是啊,山川已承载了太多、太多的悲痛,年月也经受了太久、太久的等候。可在那无声的诺言中,山川的风光岂敢凋?年月的容颜又怎敢老?
  
  时节的窗楣上,冰霜未尽,风铃微响。一帘烟雨寂寂,一缕暗香习习,韶光的琴弦上,静静地流淌着江南春早的旋律。
  
  我不知道,爱到底有没有天意,但我信任,天是有爱意的,否则春寒正浓的江南怎会一夜薰风,新绿枝染,寒塘冷陌,处处都散发着春的气味。我更信任,天也是有情的,否则,北方地区的雪怎会在春天飘落到江南的梅梢,江南的雨怎会洒向北方地区的寒风雪雾里。心上的人,亲爱的你,可曾留心,我远方的梦,笔下的景,又是奇观般的呈现在咱们眼前。
  
  瘦尽西湖的烟雨,油纸伞下含笑的泪滴。当你把我拥入你的怀中,你可曾嗅到,我发间的每一根发丝,都散发着雨巷里丁香花的香气;当我伏在你的肩头,却默默无语,你可曾觉察到,我的泪水,现已湿透了你沾满莲香的半襟衣衫,当我赖皮无理时让你背在身上,你是否感知到,其实我仅仅一朵小花的分量,那是一朵为你永开不倦的小花,若你懂得,信任你会把我装入你的行囊,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很轻松的把我背到哪里。
  
  花前几何团聚?残月又看尽好多分别?聚也依依,散也依依。万语千言,千言万语,全部的全部,都在天涯相顾却两两无语的那一刻。
  
  我不敢,不敢回头看你那双厚意的眼,由于我怕,我怕再也无力走向明日。我不敢,不敢翻开车窗,由于我怕,我怕紧握的双手,难以说再会。我不敢,不敢仰视那片蓝天,由于我怕,我怕你越飞越高,离我越来越远。我不敢,不敢听远处列车传来的马达动静,由于我不知道,不知道何时才能与你再相见......
  
  我只能,只能把你印在我额头上的厚意一吻,永久地保留在往后绵长的韶光里......

上一篇:愿来世,不诉离殇
下一篇:一网情深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