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爱情散文 > 落殒富贵,终不堪一颗丹

落殒富贵,终不堪一颗丹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9-18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富贵如秋梦一场,当秋寂语,余阖有灯,埋下诸城,只为取那颗吾为汝一世咏之朱砂泪。

——题记

落殒富贵,一直敌不过一颗朱砂

城色脱落一地故人颜,竹声歌伴烟,上灰蒙蒙之尘缘,好多故事,好多愁。我在大街以尝之媚者满眼,以尝之别感同身受。华落殒,终不堪一颗丹泪之心。

我骑上车马羸,于日下贱,入声独之里巷,青色者往,日在我之衣袂上走。汝,富贵之邑,我是那偶起之过兮,以恋,为汝染上一身悲。汝,灿之焰火,我是那偶伫之诗者,以感动,自是笔只为汝一人系。汝,飞红零之,我是那拾秋语之故,以伤,自是为你半世天边忆一。汝,唯美之景,有人为汝保藏于心,有人为汝折刀拾满园桃,有人君践数座春秋,无法一根青丝易一缕白。

流水无情,落花有意。爱,自遥遥之国,款段而来。你把手里的情线出,我魂从此退,如一浮萍在黑之丛里清泠然觅其温暖之水与多情的船支。你为何去之时以我之悲留,灭我幽暗之烛,岂为远行之喧,然后扛上尝之富而四方贩,岂徒以焚其空中楼阁,因令自去。何故粮尽收去也,牵我瘦之马,岂为求饱,而失祖先传下之行,岂独为道观景,则尽之重抛给了老之佩鞍。

远之城中困锁其荒,深褐色者血清正自胡声之马琴中徐溢。其甲为冰之月,烽烟,雪,吾负浑身伤痕在无云腾之场爬行进,只为汝一人之安,我已挣了许多年,碑文为雨蚀,我的姓是缺之削,更无书之志。我已将心思深埋莹之琥珀,待风声雨声都静初,我再托川以此湿之心载至汝驻颜之对岸。

几度江南雨,几度红尘情歌。那断桥,那残雪,那西湖笼月,与其影交,成一段亦诗亦景,或静或动之墨水。但于其静地望汝如花之容,及梅雨,使凄美之月为我酌桂酒壶,为雨滴凝神之情,而东去之涌。

我若但一般之路,则吾之过尽红尘。明月饰其窗,汝饰矣吾夜者梦臆。山从水之笛声旁道,流水高山之琴瑟拥波而起前之轮回。我在佛前求了三五百年灯,乃佛让我化为一块青,铺在汝过之桥、冷巷,历千百年之沧桑变,人世变,惟留轮回前君之回眸一笑。我想为那佛前一株草,而汝是那颗露,汝虽倾慕于风,而我则默守而,纵我已容枯槁,我亦当在春又生那绿之枝,见汝零时那最美之间。

彼等在风上之富贵尚在不,如其不在,请以油纸伞赐,使我动风上之铃音,使吾徒跣奔走于昨之黄花,青鸟使自以轻忘。

则以羽作之牍尚在不,不在,请以苍之星摘下,请化在湖光潋滟之鉴,以吾观凄美漂荡之桐花,青鸟使自以深藏。

其情望远之迹尚在不,若不在,请以往之流言交还我,请于漫天落雪之时,使我在窗外落日之地,请于淡蓝溪之水旁,使吾以汝之整座忆然烧。

九月之浪,七月之流,月之焰火,为复入梧椟镂而空之。伤城睫下之,步入一死生挈阔之言。偏于端之舞,一盏一盏送游醉乡之枕,在忆里等那一个不老之事。

我在万劫不复之街游终身,汝在一世为著依。目眦那颗朱砂泪痣,真假之间成了你一世之纷,尚余荒涩之婉转心。

落殒富贵,终不堪一颗丹。端心忘矣,汝尚在,我不在,泪犹在,伤在。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