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爱情散文 > 挂念,开在心底一朵素白的花

挂念,开在心底一朵素白的花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5-07-10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风,吹过街角,迈着轻盈的脚步,吹动心里层层涟漪。年月里堆积的往事,被风逐个暴露在尘世的富贵里,不曾想忘记,更不曾想记起。可风,却将这一切的回忆,从心底,吹起,不带任何心情。

年月如流,韶光的剪影在每一个街角处清晰可见,转角,便遇到缘分,遇到爱。多想,徒守着那份执着,在每一个日落晨曦,静静的守候着不曾溜走的回忆。那些不曾记起的夸姣,打湿了眼角,你的容貌,就这样出现在了眼眸里,带着泪花,含糊不清。

白落梅说,由于懂得,所以慈善。在这个街角处,是注定了的相遇,又注定了离别。流年深处,谁又和谁互相懂得,由于懂得,一个目光,一个浅笑,不需多言,不需多说。人生,有太多的人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不论是喜是悲,但是,谁又真实懂得自己?走过四季的轮回,又有谁仍然在那个街角处,单独守候着夜色里清幽?乐意在那个街角处读懂自己?

风划过街角,所以便有挂念划上心头。挂念总归是夸姣的,在如水的月色里,挂念是在心底悄但是开的花。一树花开,一树花落,幽静的夜里,总有一个脸庞萦绕在心头,起崎岖伏,不曾凋零。一颦一笑,牵扯着千般柔情,像午夜的风声,摇曳着树枝,悄然晃动,一切的动静,一切暗夜里婆娑起舞的树影,都是心里奇妙而灵敏的改变。

 挂念,开在心底一朵素白的花

一直以来,有太多的故事不断重复演出,而我,却不乐意提笔,不肯用忧伤的笔调写出潸然泪下的华章。每个夜里,我确认,我是挂念你的,挂念你的好,挂念你的每一个浅笑,挂念你气愤时的表情,这样的挂念伴随着我每个夜晚。或许,梦里,仍是你。

素色流年里,一直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会由于一部电视剧,一部伤感小说哭肿眼睛。就是这般的矫情。曾几何时,多想提笔,把归于我的故事写成一本厚厚的小说。但是,常常提笔,却又不知从何写起,是故事太长,仍是过分杂乱。总归,我单调的墨色无法描绘多彩的日子,只能这般,守着乌黑的夜色,让故事在夜色里翩然起舞,而我,注定了仅仅个看客,注定了只能在这样有风的夜色里,洒下浓浓的挂念,一个人观看。

挂念,依着年月的年轮,单独叹气。想着一个人的孑立,念着一个人的落寞。只想在风划过街角,略过我肌肤的片刻,能接触到他的孤单。把一切的怀念与挂念抛在有风的夜色里,无尽的乌黑是粉饰表情最好的面具。哭吧,落泪吧,黑夜里有很多眨巴的眼睛,却不会讪笑自己,只会为你相形见绌。就像今夜,乌云遮盖了天空中亮堂的眼睛,只因你哭红了眼睛。

红尘滚滚里,爱情,是开在干枯沙漠里一朵鲜艳的花。多少人为之倾倒,又有多少人为之张狂。爱情是两个孤单魂灵心里深处的呼吁,又是心与心碰撞出的火花,永久不熄。而挂念,是两个魂灵深处羁绊的曲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总想,把这一份纯真而夸姣的爱情,收藏在韶光的漩涡里,让一份温馨柔情永久收藏。

有了爱情,便有了挂念。那些从前漫过我眼角眉梢,心田深处的挂念,在午夜的幽静里,悄然开放。是一朵不会凋零的花,永久位于在心头,独占一方,不曾留出一丝罅隙。一切的青春年华,都在这儿,被年月封存,被韶光埋葬。

回眸处,仍是挂念的花朵,在心海里,鲜艳动人。任韶光荏苒,年月蹉跎,它的美丽,文风不动。素色年华里,穿过街角,遇见爱情,仍然是有风的日子,风吹起我的长发,飘飘洒洒,发丝含糊我的视野,你就这样,出现在我含糊的视野里,从此,我的国际里多了一抹厚意,一丝浪漫。

茫茫人海中,遇见就是缘分,遇见你的那刻,心头多了两个温馨的字眼:挂念。挂念,无关风月,无关尘世,仅仅单纯的怀念。所以,乌黑的夜色里,喜爱咀嚼着你说过的每句话,笑脸,便不经意间爬上脸颊。从此,乌黑不再是乌黑,苍凉不再是苍凉,由于爱情,由于挂念。

默坐于每个旮旯,昂首仰视天空,了解的街角,瞥见你的身影,姗姗而来。伸手,却触不到你指尖的温度,本来,仅仅挂念的幻景。时刻煮雨,离别的回忆已越来越远,日记本的页脚,越来越多,点点滴滴,滴滴点点,终因挂念,定格时刻,拨动心弦,让回忆烙在遇见的那个瞬间,你的眉眼,你的颦笑,占有我心田一切的地盘。

素色流年,回忆众多,起风的夜里开端挂念,你在心里,不曾离弃。今夜,有风,你就是挂念。而挂念,是开在心底一朵素白的花,从不凋零。

  • 下一章节:回忆中的菊花香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