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美丽散文 > 当爱情悄然走过

当爱情悄然走过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5-20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当爱情悄然走过,或还会回来,或许不会再来,能够将一段情错完工一处伤,也能够将忧伤羽化,保存初见的夸姣。爱情总是让人揣怀着无限夸姣,但是夸姣的东西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爱情总是在不经意间伤害了很多人。不要问谁对谁错,缘来,遇见,唯美了韶光;缘去,放下一念执着,不必让忧伤杂乱了发梢,记取那份夸姣,给自己一片阳光,迎候生命的下一个行程。

——题记

当爱情悄然走过

清风细雨携着春的怀念撒在夏天的田野里,初夏的绿野燃起了小小的热情。小草已不是春日里那幼嫩可人的容貌,它历经了好多风吹雨淋,见证过春天的花开花落。那葱茏的色彩沉积了它的内敛,摇曳的身姿沉着淡定,在风雨中仍然高雅的笑着。夏花在草丛里,枝头上悄然开放娇媚的容颜,大朵的雍容,小朵的高雅,连续着春花的柔美,续写着夏花的绚烂。

盈一缕青草的清香,回想韶光的倩影里,咱们一同坐在草地上听风低吟浅唱,看蝴蝶双双起舞。你把我的心揽进怀里,用你的温度暖了我的心房。我在你的掌心里写上我的姓名,你紧紧的握着,说要把握我一辈子。我说乐意窝在你的怀里,一辈子做个小女性。情到深处,心如花开,看着身边的全部都显得那么美。暖心的誓词悄然的说,重重的落在我心里。但是誓词飞在空气里其实是飘渺,虚幻的,风吹就散。

为了愿望,你远走他乡,石沉大海。我的怀念在静默中益发瘦弱,我开端用心的孤寂妆点着梦的沧桑,写你的诗行在我落寞的笔端款款而行。谁把花的心在无言中蹂躏?我捧着初见的心,似乎穿越了千年的等候,只为在红尘中与你重逢。抚笛,吹奏一曲怀念的音,是否能穿越千山万水,抵达你悠远的耳畔。

情到浓时,字字如夏花般怒放,灿烂了我的心。缘却如秋叶般静静的漂荡,你终究是没有音讯,我的心似乎在一袭霜风中逐渐寒凉。当爱从空中掉落,跌碎的是满地的伤。总是说着要看淡一点,可身处红尘中,又有谁能真实的漠然面临全部。在那些红尘痴念中,有多少忧伤薄凉了年月,又有多少静默荒芜了等候,终究落得满目苍凉,单独瘦弱。年月带走了芳华,年月苍老了容颜。爱就这样容易的伤了多少人?假如能够从头挑选,是否还要倾尽一切支付那份爱呢?

人生就是在不断的上演着一场又一场舞台剧,有喜剧,也有悲惨剧。与你演的这场戏中我入戏太深。戏已闭幕,曲终人散,你早已下台,我却还单独站在舞台上,或哭或笑或念着孤寂熬成的诗歌,演着忧思环绕的独角戏。

年月在一季一季的更新,心要怎样才能更新?说好要回身了,为什么还要千百次的回眸?或许我没有夏草的沉着,也没有夏花的绚烂,只要一颗痴迷的心。折一片苜蓿叶整理杂乱的心绪,回身或许很高雅,然回死后的落寞将会是相遇投下最长的影。曾经在韶光的画布里描画芳香四月的夸姣,只为烘托你那最温暖的情。现在在回想的隧道里,你的容颜仍然是最闪亮的一束光,振作着我窘困的魂灵。

一只小鸟从空中飞过叽喳一声把我从深锁中唤醒,我知道那段情现已悄然走过,或还会回来,或许不会再来,能够将一段情错完工一处伤,也能够将忧伤羽化,保存初见的夸姣。

爱情总是让人揣怀着无限夸姣,但是夸姣的东西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爱情总是在不经意间伤害了很多人,不要问谁对谁错,缘来,遇见,唯美了韶光;缘去,放下一念执着,不必让忧伤杂乱了发梢,记取那份夸姣,给自己一片阳光,迎候生命的下一个行程。

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别,或许没有一个人会永久的温暖着另一个人。只要自己永久朝着太阳的方向前行,才会得到光亮和温暖。

雨滴落在睫毛上,眨一眼,簌簌滑落的分不清是雨滴仍是泪滴。雨点儿逐渐稀少了,清风恋恋不舍的送走了细雨。太阳透过云层露出了笑脸,阳光下,草色愈加鲜绿了,花儿也愈加妩媚了。树叶上的雨滴闪闪发亮,像小女子眨着纯真的眼睛,此刻让我怀念起幼年的纯真。剪一束阳光,为自己插上梦的翅膀,鞠一抹夏花的嫣红,让心在黑夜里灿烂。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