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美丽散文 > 那粽叶的清香,在空气中回旋,回旋

那粽叶的清香,在空气中回旋,回旋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6-06-10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端午,蒸屉上冒着缕缕白烟,空气中裹挟着糯米的香气。还未揭开碧绿的粽叶,丰满的米粒就探出了脑袋,裹着淡黄色的新装。

早饭往后,拎着蓝色的布袋出门,没有坐电梯,一级级台阶连着十楼和一楼漫长的间隔。脚下的球鞋沾着昨日的尘埃,与雨后的水泥地作恋恋不舍的离别。清晨的风,温顺地从脸颊拂过,带着度数如同有点低的隐形眼镜,我的国际时而明晰,时而混沌。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耳边是公交车驶过的声响,所以停下脚步。伴随着公交卡“嘀”地一声,我找了个靠窗的方位坐下。

窗外,是了解却又生疏的国际。了解的大街,生疏的人,还有漫天的尘埃,倾注的晨光。当双脚踩在撒了水的地面上,我才意识到自己下了车。昂首,看到了车站,来来往往的行人拉着行李箱,拖着包裹或袋子,风风火火地朝那里走去。而我,逆行在这络绎不绝的人潮中,面无表情,难掩落寞。

想家,想买一张小小的车票,飞驰到母亲身边。但是我怕那怀有太温暖,让我不想长大,不想脱离。游荡在城市中,我穿过了不知道第几个红路灯,忽然想单独看一场电影,想在黑私自躲藏自己。

影院的大门紧锁,无情地将我阻隔在外,看到了一家KFC,我径自走了进去。点了一杯卡布奇诺,我找了靠窗的方位坐下,斜角处有一个女生睡得很沉。忽然从心底生出一丝怜惜,如同找到了孑立的另一个自己,我远远地望着她,又怕被她发现自己关心的眼光。搅拌棒胡乱地拨着奶泡,没有放黄糖,苦涩应该更适合我此时的心境。

掏出一本二年级的教案,我用铅笔随意圈画着。手机的屏幕忽然亮了:“教师,您什么时候回来?”我微微一笑,回复她:“暑假吧!”这是我大二实习时教过的一个小女子,现在现已六年级了,我对她的小虎牙形象极深。她发过来一个笑脸:“我暑假过生日!”此时心底如同开放出一朵皎白的花,吸纳了我一切的哀痛与暗淡。“知道了,好好学习,我会给你预备小礼物的。”能够幻想屏幕那儿是一张阳光开畅的笑脸,皎白的小虎牙折射着童真的光辉。

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看了眼手表,离电影开场还剩10分钟。拾掇好东西,推开门,迎来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这是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被妈妈宠爱地抱在怀里,他冲着我笑了,我被他那纯洁的目光看得居然有些害臊,匆促加快脚步。

到了电影院,离放映还有2分钟,我接过布满指纹的3D眼镜,在乌黑的影院里,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自己的座位。刚坐下,电影便开端了。戴上眼镜,眼前有些含糊。我摸摸包里,如同没有带纸巾,周围也没什么人。我想着就这样迁就迁就吧,心里这才有些安慰。

《魔兽》,据说是史诗级的魔幻片,网上评分极高,我对此半信半疑,但用来打发时刻也算是不错的挑选。美国大片,特效做得极好。兽族员长得的确挺吓人,关于一个看惯了唯美韩剧和高颜值美剧的中文系文艺小新鲜来说,心里多少是有些冲突的,剧情也有些烧脑。好在故事情节风趣,碰到打打杀杀的血腥局面,我偶然闭上眼睛,不敢正视。一向有意无意地维护自己,对血腥或不夸姣的事物心存冲突。

感觉过了良久,影院的灯忽然亮了,花了大约1分钟习惯亮光,我无精打采地走出影院。已近正午,肚子咕噜咕噜地表明反对,整理了一下背包,穿过三五成群的人群,我如一株孤单的浮萍,飘扬在喧哗的城市上方。

公交进站了,刚好停在我的面前。关于这种偶然,心里暗自幸亏着上天的眷顾。仍然是靠窗的方位,我把头靠在玻璃上,让这午后的阳光紧贴我的脸庞。闭上眼睛,如同闻到了门前艾草的香气。还有那粽叶的清香,在空气中回旋,回旋……

  • 下一章节:天街小雨润如酥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