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茉莉花开花落

茉莉花开花落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3-02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人生六合之间,若白驹之过隙,遽然罢了”。
  
  早春去花市,在那人山人海的集市之中的花店,少得不幸,买的人热心也是适当的冷清。但花仍是不计其数,从那百花中,仍是嗅到那回想深处的芳香。
  
  折射的阳光在叶色中化为光斑,落在姥姥的青丝中,不过青丝不是满头,早已稀稀疏疏的了,可我仍然以为,带着淡淡浅笑,在阳光下闪闪动听,周围开得再盛的茉莉,也不过是姥姥的配饰。因为,那时候她占有了整个的心灵,每年春天,姥姥和我一同修剪花枝,她的声响温文而轻柔,让人置身云朵一般,又如春燕呢喃:“花儿美,枝儿剪,枝儿密,剪坏枝,留下好,朵朵芳香压枝头”。我便笑吟吟的围着花丛转圈儿。如铃般的声响,似有似无的花香和姥姥的笑颜,永存在我的回想深处,源源不断,挥之不去。常常回想,那时孩提时代,流光溢彩,隽永俊美。
  
  再美丽的进程,也有着不行预知的成果,或许不是每一个夸姣的事物与故事都有那么一个让人夸姣愿望的完毕,不论有多少王子和公主终究都能圆满,那只是神话,只不过是人们对实际的逃脱。实际,严酷而绝情。
  
  就如冰心所说“生离—是模糊的月日,死别—是瘦弱的落花”。不到一年,姥姥头上青丝全无,一次次被推动手术室的姥姥,脸上最美的笑脸也消失殆尽,常常留下母亲一脸泪光。
  
  日子平平的过着,一声撕碎夜晚安静的电话铃声闯了进来,也似乎撕碎了母亲多年最美的梦,不知所措还挂着泪水的妈妈飞速剪下一束还带着露水的茉莉,带着我奔向医院。车上看着妈妈,她一瞬间间似乎苍老了好几十岁。
  
  到了医院,推走的姥姥身上盖着白布,妈妈因为苦楚,泪珠滚落,刺儿,刺伤了妈妈的手,一起关于茉莉的回想也刺伤了妈妈的心。一旁的我不知所措,只觉得那一刻,天荒地老。
  
  买回的茉莉花又开,与那年的相同美丽芳香。长到篱笆上的茉莉花之光斑飘飘荡荡,带着当年那浓浓的忧伤。闭上眼睛,轻轻发愣,回想深处,姥姥的笑颜比这花儿甜。
  
  长大后,常常回想起幼年的那些回想,和我那颗执着的心,带着茉莉花走遍天边。

  • 下一章节:随遇而安的蒲公英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