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陌上凄寒,我轻声梵唱

陌上凄寒,我轻声梵唱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3-06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薄纸沙沙,一片喧闹,昏暗的绿围满回塘;伴随着冬日瑟瑟的凤,连心都满是褶皱。
  
  萧萧晚来风,疾疾掠过,我看见湖水的哆嗦,孤单的残花摇曳,还有那了解的景色,在北风拉扯的四分五裂。
  
  时刻不止消逝,似已忘却了开端;听凭那怯畏的魂灵游荡,徜徉在轮回之间,停停逛逛,来来回回,找不到来路;直到遇见你,一个鲜活而又奇怪的生命体,即便草木萧萧,风夜低吼,也如素芷芳香,雨铃清幽一般安定。
  
  韶光不等脚步,一转眼,又是一个清寒的冬天,飘飘大雪已过,徒留一地凄霜。穿戴厚重的袄衣,仍旧止不住哆嗦,那淡淡的温暖,浸在北风中,也凉的透彻;唯有那一树雪梅,印在心上,给了心一个支撑。
  
  漫绵长路,我浅步走来,风急雨也急,捡起一片沧桑年月,把它保藏在小笺尺素间,携一缕青丝,绘成婉转白头。
  
  我踏在旧时小径的青石板路上,了解的感觉涌上心头,窄窄的小道,溢满其时的馨香;街头阁楼旧匾晕开笔迹明晰仍旧,泼墨小亭台还留有你的温顺,全部似是开端,却以致止境。当今北风侵袭,阁楼悠悠不断在摇晃,似是想将这点点滴滴震得四散纷飞。这时,稀少的阳光撒下温热的网,把这暖意传送;凄风缓缓,却将这浅陋的温度耗尽,徒留一地落叶无声过往。
  
  紫陌红尘,我来回踱步,冷巷凄寒,只一抹素色芳香,在忠诚梵唱。模糊悠悠琴声喑哑,诉不尽人世情长,只声声哀鸣,情深意切,穿透整颗心;缥缈琴音,不知何处传来,仿若远在天边,又似近在眼前,我心听的逼真。模糊间,一幅微醺的画面,停伫在眼前,我似乎看见,他提笔如剑,方折俊丽;紧闭眉头,似是要将满心凄楚在纸上写尽;如血残阳,他孤苦伶仃,似是定格了整整三百年之久。
  
  凄凄北风,回望四壁苍白,清雪,终是没有再飘起,你孤寂的背影,也伴随着雪花草草曳过,不留少许芳香,医生不再回身顾望。
  
  我鼓起抚歌弦,只为将这满心凄惘诉与你听;愿潺潺碧波,氤氲花香,带着我的念想,即便江河悠悠,也要传达到你的耳边,轻语呢喃。
  
  回忆中那悠远的稻香对岸,谷粟飘香,我清楚的看见了你的笑颜,许是思念成魔,呈现错觉的原因。隔岸空中楼阁,云烟苍茫,通明的影子,似乎触手就可戳破;微波涟涟,已分不清是何时,卧于婉转宋词中,醉了这素心。
  
  尘世风雨薄凉,太多难忘,太多感伤,欲提笔诉尽年月种种,却发现年月难写,情思难诉,翰墨滴成殇。红尘遇见是缘,若是久违两三千,便让他随落花入土殆尽,成果下一季的绚烂。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