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我便是我,这世上不一样的焰火

我便是我,这世上不一样的焰火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3-0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我是一朵孤寂的莲,干枯在荷塘的一角,那是最不起眼的当地,没有人会投去重视的眼光。我低着头,悄然把身边的火伴来瞧:叶片肥硕,闪着碧绿的光泽,花朵新鲜,白中透着粉黄,彩蝶围绕着它们,停靠在它的臂弯,扑闪着美丽的翅膀,似乎是至交,天然生成的一对,它们之间的吴侬软语,让我的孤单倍增。
  
  我是路旁边一朵默默无闻的小花,藏在草丛中,小草挡住了我的视野,在生机盎然的春天,它迎着雾一般轻盈的雨露,如饥似渴的吮吸着,我知道,它是为了让自己长得愈加巨大、强健,让自己的皮肤愈加透泽清亮。而我,就这样不长个也不会变得愈加妖娆动听,普普通通一朵,在陪伴我的泥土里,仰视小草青青,崇拜大树的巨大威武。渴望着能与小草一比高低,谁知小草那一挺身的坚强,让我原本就藐小得何足挂齿的斗志,被无形的压力消磨殆尽。
  
  我是一朵掉下的木棉,躺在地上现已许久了。从前,我是木棉树上最美丽的一朵,红得浓郁,红得如火焰般燃烧着自豪的毅力。从前,我是木棉树上开得最豪宕的一朵,穿一身红彤彤的大袍,在春风中跳着令人冷艳的舞蹈。谁知,年月如刀,刀刀催人老,从前的富丽与荣耀,被时刻狠狠的掠夺,春风也有无情的一面,将从高空重重摔下的我,又悄悄的拉扯着我残损的躯体。我的傲慢那去了,我的光辉哪儿去了,我完好的身体哪儿去?
  
  我问自己,是不是非要做那凤蝶盘绕的有目共睹的莲,生生世世,恩恩爱爱,但是多情自古空余恨,有了爱情的润泽,或许会甜美一时,可终将,蝶会离去,离弃它的火伴,或许另一只凤蝶又会飞来,一阵卿卿我我后,又将莲来扔掉。这样反复无常的爱情,我不想要。
  
  我问自己,是不是非要做那路旁边满意安闲的小草,自视自己的一点才干,一点坚强的斗志,一点无形中压人的气焰,一点让诗人感慨万千,让画家翰墨挥毫的小小本钱,就能活上那千秋万载的光年,一统春的江湖。但是,莫不是有大树为它遮挡风雨,它早就被洪水掩没,哪儿忍受得了夏日的水火相煎。这样自视狷介、孤芳自赏的低质品质,我不要.
  
  我问自己,是不是非要做那最耀眼的那朵木棉。这一世,能做一朵木棉,是我的走运。木棉是春的使者,离地高,能够仰视一片春天的美景。木棉,是春天的宠儿,开放霎那红得耀眼的光辉,让其他花相形见绌,让人们昂首仰视,啧啧称赞。但是,就在命运的无情安排下,我从高处摔下,从此失去了往日的光辉韶光、失去了健康美丽的身体,失去了作为春的使者的资历,这样遇到大一点的波折,就一蹶不振的自己,我不要。
  
  即便,这终身,找不到至交,要孤单终老,至少,我还有一个健全的身体,我能够整天与书为伴,与文字为舞,叙写我孤寂的心声。
  
  即便,这终身,我自卑一世,做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至少,我还有一颗感恩的心,知道自己是在家人、朋友的关怀与鼓舞下,才干安安稳稳的度过平普通凡的韶光。
  
  即便,这终身,我曾孤芳自赏,从前在人生的春季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是命运无情,将我的身体无情糟蹋,将我的毅力消磨殆尽,但是,人来到这世上,无量赋有与赤贫,健康仍是残疾,只要与命运奋斗,与不公抗衡,与心魔斗智,用一颗漠然的心看国际,用一颗宽恕的心对待自己与他人,不再羁绊于曾经的鲜花与掌声,不再苦求名与利,用一颗坚韧的心面临日子,那么,日子也会向我浅笑。
  
  甭说我是一朵孤寂的莲,甭说我是一朵自卑的小花,甭说我是一朵残损的木棉,我就我,是这世上不一样的焰火,在漆黑的夜空里,开放美丽的火花。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