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茶香飘飘,淡看世情

茶香飘飘,淡看世情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3-0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曾经,我很少喝茶,它使我久久不能入眠。夜幕低垂,夜静无声,使人孤寂。躺在沙发上,一股浓浓的茶香拥抱夜的幽静,温润了呼吸,缠绵了情丝,扫荡了魂灵。一壶热腾腾的茶,让我回想起悠远的幼年,因了在悠远的大山深处,外婆煮的地瓜粥温暖飘香,色泽淡紫,偶有白黄,像鸡蛋花相同幽香,均匀的洒下盐巴,母亲在灶底下不断的参加柴火。橙色的火的影子在母亲的脸上跳动,让人感觉,那是一张阳光般绚烂的脸颊。
  
  外婆不断搅拌着刚刚倒进粥里的地瓜,这时,我才好好的打量着外婆。一头往后梳得极端规整的秀发,搀杂少许银发,无论是在白日,灯光下,火堆旁,总归但凡透亮处,都不见一条发丝卷起。外婆的乌发,是那江南的乌镇,发的色彩是它陈旧的墨韵;几何青丝更添雨的柔情;柔亮更显几分妩媚。
  
  思绪飘远,分了神,手中的茶杯悄悄的晃了一下,怀中的书下跌在地上,外面的树叶随凉风慢慢摇摆。冬天,就这样悄然无声的来了。不知月亮那儿的外婆过得可好?
  
  想起曾经那个落寞的我,从不知茶是何味,偶然喝上一口,便觉干涩,浓时带苦,有点像莲子的味道。
  
  自从命运之神把厚厚的大雪将我掩埋,我就再也没有体会过荼是多么味道。雪,无疑,很美,是一位凝脂如玉的女神。她轻灵潇洒,纯真无暇,安静质朴,美若天仙。仅仅,在我眼里,她太冷,无情的时分,能够将你的身体冰封,将你的魂灵深埋。
  
  一场大雪,一场寒。暴风暴虐,冰雪飘然。穿透芳华的韶光,从阳光明媚的幼年,从烂如夏花的少年,从盼望着做一个江南烟雨中丁香相同的姑娘的花季,再到多愁善感的旱季,人生,它是不是注定了要阅历磨难风雨;是不是将离别烦恼演出在每个人的舞台上;是不是将眼泪洒向阳光,好躲藏芳华时那段哀痛的过往;是不是也要真真切切的吟唱“细雨梧桐打芭蕉”“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愁词苦诗,通过一番轰轰烈烈的情感纠葛,一场一场苦楚到极致的性情蜕变,一次次勇闯难关的心灵提高,才干求得冬天往后,看遍繁花开放,绿草青青,春雨绵绵,大地一片生机盎然的现象?
  
  不知,外婆,可曾受过这样相似的愁闷?不知母亲,也可曾阅历这样冷热替换的芳华?
  
  这个冬天,不知为何,竟喝了三种茶。
  
  铁观音在滚烫的热水中像鱼儿相同强烈的翻腾。小酌一杯,荼味稠密,色泽嫩绿,散发着一种共同的幽香。曾经,不曾喝具有这种香味的铁观音。那种幽香,如茉莉的花香,散发着醍醐灌顶的香气,令人醉了还想再醉。花的芳香,在如此厚重的荼味中由内而外散发得如此浓郁,听母亲说过外婆的故事,我想外婆就像铁观音,应该是受尽磨难却仍然美丽仁慈的女性。
  
  红茶,呈条状,较长,它充沛融入热水的怀有中,缓慢打开它缩得紧紧的身体,悄悄摇均,茶叶就像穿戴红绿相间衣服的女子一般在水中跳着缓慢轻柔的舞蹈。那些“女子”,个个天生丽质,身形婀娜,似乎十七八岁的、长得婷婷玉立的小姑娘,在母亲轻描淡写的自述中,我想母亲就像红茶,她的芳华不便是如此艳丽而多彩、生动而充溢热情,年青而充溢奋发向上的吗?
  
  陈皮普洱茶是市场上罕见的茶种,制作工序比较共同。它形状像桔子,但表面却是由陈皮结结实实裹住的,悄悄一闻,陈皮的香气若悠悠的不知名的花香使你立刻神清气爽,令人毕生难忘。别看它色彩是黑,略带一点暗红,全身高低不平,像起了疙瘩似的,可正因为它的维护,里边的普洱茶才得以存放得越久。斯一片陈皮,倒少数的普洱,一起放入茶壶,不过十几分钟,便可品味。悠悠陈皮香,淡淡普洱情。从未有过,如此了解温暖的感觉。我便是这陈皮普洱,通过了良久的自我关闭,当片片真情敲碎了一堵堵高墙,我才知,本来,芳华是一场孤单修行,不可能没有苦楚与哀痛,当我理解,芳华的价值,不过是一场作法自毙的孤寂与苦楚,只等自己找寻通往春暖花开的那条路算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勇敢点,加油,为自己,为一切我爱着的人和爱我的人。
  • 下一章节:虹桥情话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