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那场相遇,动了凡心

那场相遇,动了凡心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3-2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红尘陌上,花开一片。一路姿影款款,醉在明眸深处。然,不为心动。相识不相逢,当声响的桥梁沟通了心灵的坦道,美丽的遇见,花高兴间,落花亦倾城。

——题记

车,行进在去三月婺源的途中。窗外,一滴雨,一丝风,一抹云,顺着玻窗悄悄飘过;窗里,一个凝眸,一首老歌,一片情深,滋润着我的心。

三月,是一首温顺的诗。三月的温顺,是呢喃燕子语梁间,是树阴照水爱晴柔。风儿悄悄地摇,雨儿细细地飘,虫儿柔柔地吟,还有那飘摇万姿的垂柳,漫天轻舞的阳光,清扬美丽的笛声……万物在抒写着三月,万物在扮靓着三月。

三月,是一幅厚意的画。山水相依,丹青相濡。那山,云连绵雾漫漫,时隐时现,云雾缠绕在它的腰间,阳光却将它变得苍翠欲滴,每片叶子上洒满了光辉,雨滴都变成了彩色的珍珠。那水,几乎就是一面镜子,花红柳绿,草长莺飞,全印在里面了,像绚丽多彩的绸缎。让我想起身着彩锻旗袍的女子,三月,不就是那女子吗?

阳春三月,百花争艳。车,行进在这画中有诗的春天里,似乎置身在偌大的花园。细雨中的玉兰花披上一袭水晶衣,小巧玲珑,是那么的不染纤尘;桃花怒放,艳丽娇美,一阵风来,她顶风摇曳,神采飞扬,宛如天仙;“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改新红上海棠”、“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满眼红的海棠,白的梨花,脑海里不断地显现着古人的诗句;还有那农家小院的篱笆旁开满了如繁星般的野花,玫红,宝蓝,酱紫……繁星也能这般多彩;那窈窕而立的樱花树,风划过枝头飘散着流星雨般的花瓣,让人顿生怜惜。散落在天边的美,镌刻在年月的地道,成为永久的回忆。

置身在这偌大的花园,似乎自己也成了其间的一朵,似是仙子,穿戴彩云流纱裙,脚踩一双凝花鞋,休迅飞凫,飘忽若神,华容婀娜,踏月归来。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咱们此行的意图是为采徽派修建之风。

思绪缠绵,举眉间,车已抵达婺源。回想方才途中所遇美景,对其更多的情感是赞许、是敬仰、是沉醉。就连此时映入眼帘的一座座粉墙黛瓦的百年老屋,在阳光下斑斓生辉。具有悠长前史的砖瓦楼阁,它们错落有致地镶嵌在婺源这片陈旧的大地上,精致仍然,散发着江南古拙色彩的暗香,萦绕在深幽的青石街巷中,流露着小桥流水的安静浓艳。我对它的情感仍然是赞许、是敬仰、是沉醉。这种情感也许是源于一种间隔吧。

完成了此次的工作任务,返程的途中,车上凝眸窗外仍旧。

思绪蹁跹。在某一刻,一个不经意的举眉间,眼前猛然一闪,广阔无垠的油菜花,扑入眉宇,似乎是从地心深处涌出来的一股黄绿两色的力气,喷薄腾跃,气势磅礴,充溢了力气。我的心被震慑了!我若仍是那仙子,此时,与你的相遇,我动了凡心!

与你的相遇,这般偶尔。相遇就是缘分。与你的相遇,甚或有种酒逢知己的慨叹,绵软的心想要流泪。与你的相遇,我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从前的我,仍是一个高中生,一次偶尔,遇见了一个声响。像夜发生梦相同,不知何时,她和那个声响发生了默许。那个声响,是林梢的暖雨,无声无息地向她进入,绿了她的荒芜。那声响就像一缕风,吹到她的耳边,同她交头接耳,吹到她的心里,同她心灵对话。那声响是能看见的,能让她看见春的花团簇拥,夏的葱葱浓浓,秋的遍地金黄,冬的银装素裹。在她困惑、疲乏、孤单、苍茫的时分,那声响一向陪同她,鼓舞她,给她力气,给她决心。

在城市的霓虹灯下,在洒满淡淡月光的林间小路,那声响:一席渊博平缓的言词,予人快乐于欢声笑语中;一个深入独特的见地,揭人怅惘于昏昏毛毛时;一颗朴素助人的心灵,解人困扰于亲热的温顺里;一片多思善解的情怀,去人忧虑于不知不觉间……所以,她有了个愿望,将来要和他相同,将自己的声响传达在城市夜空下的每个旮旯,带给人们心灵的力气。

此时,眼前的这片灿黄不就像那声响相同吗?一望无垠的怒放着,充溢我的眼就像充溢我的耳,相同的朴素无华,相同的具有生命力。怎能不震慑我的心?怎能不为之心动?每一瓣黄,每一句话,都是一粒种子,每一粒种子都有一个美得耀眼的未来,它们的身体极轻,但我却感到了它们沉甸甸的重量,因为每粒种子里都藏着一个大得惊人的愿望……油菜花,你是美的!那声响,你也是美的!你们相同都有一个看似普通却极为远大的愿望:让丰盈的高兴像花相同绽放在农民的脸上,让精力的充足像花相同绽放在人们的心里。

一个不经意的回眸,一个偶尔的遇见,便在生命进程中具有了美丽。这个与你相遇的人正行在春天的路上,美了整个行程。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