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前生,我是一卷云

前生,我是一卷云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4-13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经常在想:如若人间真有宿世此生,那么宿世我会不会是一卷云?如若万物皆有灵性,那么宿世我会不会恋上了某位古韵女子?如若时刻真能够往来不断如烟,那么此生我要补偿宿世的怅惘;如若人间真有缘分之说,那么此生我与云的邂逅不再是缘分使然……

——题记

宠爱濂溪笔下青莲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醉心林逋心中落梅的“横斜疏影水清浅,暗香起浮月傍晚”;热爱梦得所吟“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赏识忆翁所述寒菊的“宁可枝头抱香死,何尝吹落北风中。”信任,人间种种,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凡是有生命的东西,皆有情,难怪都那么惹人爱怜。假如再给我一次挑选的时机,我只愿为云。

闲暇时、落寞时、欢愉时,总是情不自禁的仰视蓝天。其实,不为看天,只为醉云。于云,一见钟情。

独爱不过一卷云,想那千年前,或许我仅仅一卷小小的晴云,恋上了某位古韵女子。从此,沉醉于她的国际,无法自拔。多少次,流通于那个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年代;多少次,怅惘一个个温婉如玉的女子;多少次,为那些斜倚熏笼坐到明的后妃而悄然泪下。此生,爱上古典女子。

如若一卷云尚能够穿越千年,涉水而来,那么,请捎走我最深最深的祝愿,愿一切女子,皆温文沉着,绚烂开放。如若一卷云尚能够行走红尘,泰然处之,那么,请期许我最远最远的目光,愿行走尘世,还不忘初心,安之若素。如若一卷云尚能够理解,有些事的不尽满意是年代使然,有些人的悄然离去是百般无奈,那么愿一切人都能且行且爱惜。

独爱不过一卷云。于四季中无声走过,却留下倩影;于年月中波澜不惊,却留下回音。喜爱素色女子,如云般,不管气候怎么怪异,永久都仅仅或散或现的一卷云。喜爱一种女子,不管人生怎么无常,世事怎么多变,永久温润如初。在有风的日子里,她会与一朵花梦话;在日光倾城时,她会与一米阳光共浴;在斜风细雨时,她会挽一掌春水,与雨交声;在浅秋叶落时,她会抓住那一瞬间的绚烂;在素雪纷飞时,她会拈一朵雪花,暖心。在她眼里,四季静美,年月安好。

独爱不过一卷云。从山水间嫣然而来,带来婉转;从日子中诗意走过,不失本真。喜爱本真女子,如云般,有云淡风轻,有画中有诗,亦有大雨瓢盆。她是焰火女子,有三分明丽,三分忧伤,三分仁慈,剩余的便是骨子里的傲气。

她如云般,有时依着蓝天,信任风和日丽的日子不会走;有时,她念着雨,期盼一场梅雨的到来;有时,她仁慈无比,会为庇荫大地而遮挡毒日;碰上她傲的时分,即便日光倾城还夹杂着丝丝细雨。如她,宁可做最差的自己,绝不仿效最好的他人。

那一卷云,常在山水间恋恋不舍,也曾想过,做一株遗世的梅花,守着孤寂的年月,在某个幽谷中,与山水为伴,与花蝶为伍,清晨,只需张开惺忪的睡眼,便有花香扑鼻而来;只需乐意,能够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自由自在;待到暮色四合,炊烟袅袅之时,携一篮蔬菜野果,洗手作羹汤,任它浮世流年,山长水阔。

可这不食人间焰火的日子,终究是理想境界中的“桃花源”。其实,只与山水为伴不免过分单调,只吃瓜果蔬菜,不免过分庸俗,不喜不悲,不诉离殇,不免过分虚伪。这岁岁年年,如一卷云,有云卷云舒,或张或扬,浅阴深晴,极尽静美,方是本真。

独爱不过一卷云。于天空中,任心思流动,任时节的风抚平伤感,终究留下淡淡情愫。喜爱睿智的女子,不张不扬。她从不会憎恶韶光过分仓促,亦不会抱怨谁放了谁的手。走过了白云苍狗,历遍了人事变迁,懂得了,那些逝去的回想亦是年月最美的留白。懂得了,雨该是云的泪,风该是云的情,风中会吹干了那惆怅的雨,而那云淡风轻该是整个国际。走着走着,雨停了,云散了,花也开了。

或许前生我仅仅一卷云,所以此生独爱不过一卷云,独爱不过如云般女子,蕙质兰心。

只需一片云的韶光,见证整个年月,终身期。

  • 下一章节:年月无痕【原创】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