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轻吻,天之痕

轻吻,天之痕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4-23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一向以来很喜爱《轩辕剑》的乐曲,每一首的意境都是如此蚀骨入魂的透彻。

今夜,再一次悄悄将这首《天之痕》逐渐铺展开来,似乎看到一位素衣玉颜的女子站在银河边畔,以纤细玉冷的食指,在天空亲手划开了一道深深地痕,将无法愈合的情脉定格在那里封存千年。仙袂侵染在寒风里,冻住的是她眸中深邃的眷恋,纷化的是她魂中久郁而浓的怀念,随风片片散尽的是她藏于心头不为人知系得上解不开的结。

所以,我一路捡拾着随风散落下来的那些丝丝缕缕的片段,顺着她的清影找寻而去……

遥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我多期望能看一看她的脸,想看看她那双流盼中,是否还会残藏着少许往日的欢颜?想看看那轻锁的娥眉是否还会保有从前海誓山盟的许诺?我好期望能看看她的脸,想知道这个有着冰心的女子,桃颊上可曾闪着泪光半点?

但是,跟着一声叹气的浓郁,一层帘雾已将她逐渐缠裹。隔着蔼蔼的屏障,她的身影已越来越含糊在我眼里。我狂奔着跟随而去,好想牵住她的衣裙,多想留下这个划过天痕的女子,把她从严寒的夜空带回人世四月天,让她也能感知到锦秀人生的暖。

但是,我跋山涉水的追逐,毕竟仍是挽不住她冰骨水润的幻灭,她仍是仍然消失在我的面前,一缕芳痕轻盈的散去了一切的夸姣,我伸出的手也僵直在这个初春的夜空中,不知怎么将它回归放到自己的身边。

停步之处,我也翘起食指,却触不到天空的那道痕,我仰起脸,却看不透那道痕的本源。所以,我唯有收拾着这些纷落的零星,将其一片一片的凑集着。多想复原那帧包含其间的神话,能够看清那个补上苍天后的永久。多想知道,那位随风而逝的美女,那段风干不胜一剪的回忆,那阙以亘古心伤谱下的红笺小字,那枚久雕于她眉间蚀骨不化的胭脂墨迹,到底是几经轮回的浩劫才绘下的画卷!?

但我终将是一个凡胎俗魂的拙钗女子,怎么能参得透她拈花一笑的清远?她仍是走了,我却一向没能看清她的容颜,也没能读出她的心是否还蕴藏着忧伤,更不知道她飞散的瓣瓣桃结中,封存的到底是怎样的心语,足以让她亲手化指为剑自断情殇割为通途。

仰望着已沐荣碧的夜空,我的心却在哆嗦,是冷吗?渐渐的蹲下,自己把自己抱在怀里,一颗泪滑落唇边,悄悄舔去红尘中这一丝涩咸,浅笑一下,纤细的我更应学会为自己加一点甜。

率性的脱掉鞋子,任由赤裸的脚掌踩在苍莽的大地上,足底的冷逐渐顺着脚踝蔓延到心间,这一刻才意识到心里还有一抹温润的暖仍躲藏其内,浅笑中遽然彻悟,本来脚冷了心就会变得不那么寒。

窃喜之余,我捧出还有一脉余温的心逐渐的靠近天之痕,好想把那里的冰天雪地晤暖,我迎出柔润多情的唇以轻吻印满那道痕,好想消融那里的雪峰把经年流通,我以最忠诚的声响呼喊,想感动天地间一切的精灵,好期望它们能献出千年的灵秀去添补这道天痕,还给那散去的冰颜一个故事的结尾。

立于原野,我静静地闭上眼睛,似乎听见了,天边传来阵阵飘渺而又幽远的歌声: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猛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月,我摇摆一切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接触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匍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那一月,我轻转过一切经筒,不为超度,只为接触你的指纹;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土,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我细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 下一章节:无法改动的结局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