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爱上旗袍

爱上旗袍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4-24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不知从什么时候我便悄悄地,悄悄地爱上了旗袍,爱她那凹凹凸凸欲掩还羞的风情,爱她那内敛中透着撩人的特性,爱她镶嵌在江南小令中的那份冷傲香凝,也爱她浸染镌刻到骨子里的东方之美。

旗袍,以一种云淡风轻的怀旧情愫,婀娜着万种风情,详尽的手工,不经意间让人湮染着浓浓的古意。暗香起浮,一袭袅袅娜娜摇曳着贤淑宛转、温润着拘谨柔软、尽展着妩媚温婉,以其活动的旋律、洒脱的画意、浓郁的诗情、内与外的调和一致,绾结多少浪漫的处子情结,与女性的身形、气质调和一致。高雅而又正经,风味杰出,行走时裙摆细微飘动,那种高雅潇洒的美感,直醉人心。修肩,高领,长长的下摆,勾勒出极至阴柔的曲线,水波流线中,传递着一份羞怯与内敛。不张扬,不露出,可是却模糊传递出一份性感和淡淡的引诱。千年的文明沉淀造就了我国女性的淡泊与隐忍,与旗袍表现的风格相辅相成。

将旗袍穿到极致的女性莫过于张爱玲笔下的清影丽人们了。《倾城之恋》里的白流苏、《半生缘》中曼桢、《封闭》里的吴翠远以及她的旧作《阮玲玉》等等。这些妖妖娆娆的身姿无不令人沉醉的,也只要那个时代才干更衬托出如此风华绝代清莲出水般的绝尘独立。真是应了叶倾城对旗袍的赞誉之词:“寂静而又魅惑,古典隐含性感,穿旗袍的女子永久清艳如一阕花间词。”流年中的传奇,带着的暗香和生动的苦涩,旧上海的热烈与孤寂,浮华与凄凉舒缓有致地铺展开来。

爱上旗袍,是爱她那耐得住年月蹉跎的幽邃与天然。紧贴可身的暗香旗袍裹住的是女儿家细细密密的心思,檀色清秀的滚边缅起的是闺阁中层层叠叠的故事,这些荡于眉间唇边的欲语还休,足以让你的心底漾起波涛。且看,林徽因,陆小曼……满腹柔情与才思的女子,高雅正经的丽影,她们仅以经世之久一瞬即逝的嫣然一笑,悠远的旧上海风情,便随之泛动开来。这些女子的美,即使是隔了年月,也一点点不会让人厌恶。

我之所以会如此的恋上了旗袍的美,恐怕是与我骨子里那一份古典情结有密不可分的联络。每次逛街难免会流连在红格雕花的旗袍专柜前,赏识着从江南雨巷中走出的水柔拂香。枫桥畔,细风红雨吴侬呢喃,一把油纸伞穿过水墨的氤氲伴着姑苏的评弹,显现于眼前。任自己无所顾忌的旋旎在素白、瓷青、淡紫、杏子黄、粉香兰………的流光溢彩里,也经常褪去时装,绾起长发偶然穿起心中的霓云之裳,仅仅常常,羞于走出店外又沮丧于没有穿旗袍的场合而悻悻离去。

在回味中想起,台湾设计家杨成贵所说:“旗袍更多的是一种资源,一种精力,一种文明的复苏,从这个意义上说,旗袍作为一种物质制品的文明符号,她更是中华民族腾飞所需的表情展现”。其实,女性自身便是一道景色。有文明见识的女子在举手投足间无不浸染着一种风味,一种涵养,一种高雅美丽的气质“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清然与旗袍的内在是相辅相成的绝配。

三十岁今后的女性,历经了年月点染的风华,平添了流年游走的蜕变,参酌了世情赋予的浮沙才会更懂得“女性”二字书写的笔画,能够章写富贵落尽后的美丽又怎不会穿出旗袍的潋滟芳华?所以,旗袍也会特别喜爱这个年龄段女性,她会令此刻的女子知性地冷着人间一切的纷争,避开大红大紫的日子,用孤单的碎步释放着命运满足的才调与美丽,宛如那一现的昙花,在时空的光影里留守着女性的轻远与淡定。

爱上旗袍,爱是心底永久都不会老去的情感,爱上旗袍贤淑正经的秀美,爱上旗袍精巧特别的婉转,爱上旗袍清丽温顺的流韵,爱上是无需理由的,我也会自始自终的爱着……

  • 下一章节:我若为僧不信佛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