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清明雨上,浑身花语确开时

清明雨上,浑身花语确开时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4-27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风住,雨绵,青巷感染了花雨,与一袭青袖,将一幅春卷刻入梦中。

三月,桃花早已妖媚满枝,雨,尚带着冬的留息,划过,连缀串串凉意。面朝畦畔,垂柳嫩枝新发,朦朦然的诗意,朦朦然的呼吸,又梦着打马而过的几分洒脱,遇见乌衣巷里撑着纸伞的姑娘,掺在多雨的三月。

有人说,阳春三月,携亲朋踏踏春色,度度风情,在新桃前酌饮几杯再好不过,不过,南城多雨,怕是连阳晕也是难见几回。无闲赏花抚雨,最美的花雨也是仓促走过,望着从山腰款升的雾雨,悠悠然隔了层云纱,注定对青山也只要怀想。

万象履新,城中却不见归燕。小城,没有十里长堤,亦不若钱唐富贵若画,沐着斜雨,悄然是有云树堤沙,风帘翠桥般的气韵。一幅清幽水画,迷迷中似是缺了点什么,原是那飞燕不在花雨里翻飞了,颇留一丝婉惜。

青山留墨,肩染一身花雨万骨成枯,香飘清明雨上柳下枯冢在,花前云正浓。万赖之春,前朝半掩的门扉,又将留白细细刻磨;坟前的浊酒,欠何人斟与饮下?薄薄的石碑,是生者的哀痛,仍是逝者留连?

眉湾深处,清明来时,簟枕难安清梦,浑涨的溪江,碎了很多须眉美女。生死别离的故事历历重演,无处安放的旧梦却坚挽无回,待到荼靡开时,这一身花雨便会不留半分纪念而去。

多少年风流韵事,多少框风帘翠桥,随那二十四桥,湮没在滔滔不息的长河之中。万花丛中提灌的那卷落花,犹带着细数不尽的铅华,是那一场盟约里不守的息念。

又是一年清明雨上,又是一季荒野染香,案前行看如缕的心痛,将沉重的回忆用翰墨写下。剪不断,春色却把飞花葬枯冢;理还乱,一番闲时随作雨前苍凉。

一妆素行,待明日雷止雨息,携亲且去探一探那勾肠的序曲,自吟一遍那含情的诰语。

清明陌上,深邈的天空,暂时将全部杂思抛却,以一身花雨的闲姿,安慰自己苦劳的过往。花影暗消,独作乱曲一笔,将如梦的花火,赠与垂寐的清雨;将绵柔的酥风,带入苦闷的坟冢;将凌立的傲影,画与空灵的墨境!

雨中轻容,念故时的倾城往事,在芳华一隅,品赏花雨多情的意酿,挑灯抠寻饮血的刀剑,化纤柔细枝,锉刻成绝念的白骨。

忙闲静卧,门下淋风吹雨,梦入清明雨上,浑身花雨归时!付:田为《男歌子》梦怕愁时断,春从醉里回。苍凉怀有向谁开?些子清明时分被莺催。柳外都成絮,栏边半是苔。多情帘燕独徜徉,仍旧浑身花雨又归来。

  • 下一章节:我的十一月
  • 上一篇:等候,在悠远的未来
    下一篇:城市情结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