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倾一座城,淡一场梦

倾一座城,淡一场梦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5-31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路灯亮着,四周一片幽静,偶然听见几何行人的脚步声。空气在这个城市变得安静,但早已难闻声色,或许是在这个城市呆久了的原因,不像刚来这个城市时,能够感触出它独有的气味。现在,全部早已习以为常,便也寻不到来时的夸姣。遽然想起有句话说:“习气是个很古怪的东西,即便再不习气,也会逐渐习气起来。”是的,我已习气了这个城市,又或许不是。因为在一个悠远的当地,遗留了我许多幼年的回忆,那便是我魂牵梦萦的故土。

故土的确简单让人习气。关于我,每到隆冬时节,犹如现在,刺骨的北风,真实冷得让人窒息,但是这也会让我想到自己故土的北风,没那样严寒,也没那么刺骨。这个白日已下过一场雪,当雪纷纷扬扬时,尽管严寒,人们的脸上无不跳动着愉快的音符。是啊,这美丽的雪给万物带来期望,人们也都祈盼着来年的丰盈,谚语“瑞雪兆丰年”生生世世流传着,不经意间雪被赋予着一种崇高的任务,那便是给人们带来期望和美好。每到此刻,故土的一景一物在我脑中变的愈加明晰,许是离家太久了,终年在外肄业,一年也只要新年回家。又或许是想到故土的雪了吧,所谓“从前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总觉得西北的雪没有故土的雪柔软、潇洒,或许,这便是习气,习气了故土的全部。

雪,又开端飘落。这个时节,许多人都在探问关于春的音讯,以及嫩芽突破重重隔绝的声响。是啊,都说冬季来了,春天的脚步也就不远了。从前许过地老天荒的城,在这零零散散的雪中越发地透出少许苍白与无力。雪开端肆舞,那一场远去的往事伴随着落地的雪,与大地紧密结合,直至冻住,待到升温后蒸腾,它便消失的不留痕迹。北风吹拂,雪在我耳边呢喃,似乎自己便是一朵随风飘动的雪花,却不知要飞往何处,因为它还在寻觅,在这余温匿迹的城市,寻觅一场旧梦,一场能够让它醒来的梦。

倾一座城,淡一场梦 www.ok87.com

一座城,一个人,一帘梦,一盏灯,逐渐拉长的身影,夜半时分已是如此迷离。散发在风中变得凌乱不堪,雪花打湿了衣襟,也浸湿了许诺。想着不知从何时开端,自己成了善感之人,为一场雪停步,为一首歌落寞,为一本书感动,乃至从前的过往时常在我脑海中显现,我企图打捞,却一无所得。时刻照样行走,黑夜每天来临,身旁的路人换了一批又来一批,怎么办寻不到初时的笑脸。

雪停,严寒还在延伸。一个人透过暗淡灯火浅唱忧伤,这个城市,如若能够,请借我一季的北风,吹淡那一场远去的梦。

  • 下一章节:华年似水散尽天边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