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风雨无声

风雨无声

来源:乐投官网充值网充值 | 时间:2014-03-10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已经长大的你可曾还记得坐在自己的炕头上望着雨拍打梧桐树叶,那样的静谧;房檐的水滴有节奏地滴落,如此的惬意。看着看着,听着听着就陶醉了。这是我的家乡,陕西省渭南市一个不算富裕的小镇。这是属于我的童年记忆。
  
  以前的家乡,我从未忘怀。我清晰的记得村子里面的果园,土房,谷场,油菜花地,各种树木,吃草的羊群,寻食的鸡鸭,玩卡片,打宝、弹琉的小孩,村头抽烟,谝闲传的老头老太太。此情此景像是电影似的在我的脑海里面不断的涌现。
  
  我的家乡并没有什么让人流连忘返的湖泊河流,名胜古迹。甚至于也没有特色的山珍海味,奇花异草。有的仅仅只是农村固有的恬静与淳朴。那时的我们生活并不富裕,村里面主要还是靠种地为生,一年四季人们还是田里面劳作。虽然辛苦,可是我却经常能够见到大家辛勤劳动不亦乐乎。始终忘不掉那用树枝做的耙子耙地,摇娄种麦子;始终忘不掉在阳光下人们头上披着手帕用镰刀割着麦子;始终忘不掉村里大人们在谷场扬麦子,喝啤酒,说笑聊天的场景;始终忘不掉妇女们在果园里搜花,摘果;始终忘不掉……
  
  我的孩提时代一直是在家乡度过,在那里留下了我和伙伴们的美好回忆。那时作为孩子的我们当然最喜欢的就是春节,我们可以很早起床穿上自己的新衣裳和伙伴们去村里面拿着火柴去捡没有燃烧的炮仗,脸冻得通红却浑然不知冷。和大人们去拜年肯定会把瓜子,花生,糖果装的满口袋都是。
  
  在街道嘻嘻哈哈跑来跑去追赶着社火的队伍。正月十五看着五颜六色的焰火也不知道当时的脑袋里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想想每年我们都会被年味十足的氛围笼罩,尽管那时家家过的都不富裕。有的甚至贫穷。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幸福始终难以释怀。
  
  如今的家乡已经褪去了贫穷的外衣。社会的进步开辟了农村人的致富路。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显着的改善。人们不用再自己动手种菜,摘菜,也不用在炎炎烈日下用镰刀割麦。晒谷子。只要去街道就可以买到自己喜欢的各种蔬菜;收割机也会帮我们搞定秋收。人们不用再像以前那样因为冬天没有棉鞋脚被冻得肿起来。现如今对于衣服的要求已经不仅仅只是遮体避寒,而更多的是关注潮流时尚。
  
  再也没有每逢天阴下雨家里的土房就到处漏雨,锅碗瓢盆摆的到处都是。现在家家都盖起了平方甚至楼房。走在村子那平坦的水泥路上,那以往的泥泞已变得模糊。那自行车的铃声已经被摩托车,小汽车的号声所代替。人们的吃穿住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尽管家乡已经摆脱昔日的贫苦,但缺少了一丝人情味,多了一份干涩。我深深体会到家乡的人们已经不似以前的淳朴。利益似乎主导着一切。那种向“钱”看的姿态比比皆是。农村人固有的本质慢慢的物质化,利益化。价值观也已经在社会的进步中悄然而变。我不想评价家乡的这种变化是好还是坏。但是内心深处却排斥这样的变化甚至于厌恶。但却是无可奈何。也许这是因为年龄的改变而存在的偏差,但是这样的偏差肯定不会很大。
  
  “家乡”这个词在我字典里应该这样解释。“田场上工作纷纭,竹篱边犬吠鸡鸣;小儿追逐嬉闹,道路旁绿树成荫”。我欲把恼人的年岁,托付与无涯的空灵――消泯;回复我纯朴的,美丽的童心:像山谷里的冷泉一勺,像晓风里的白头乳鹊,像池畔的草花,自然的鲜明。风雨无声,岁月有痕。那消逝的美好已经被岁月掩盖,那弥足珍贵家乡记忆将会伴随着我每一年,每一天直到永远。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