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散文漫笔 > 富贵未散,我却如云烟飘逝的孤单

富贵未散,我却如云烟飘逝的孤单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9-22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走在初春的清晨,乍暖还寒的气候,单薄的身躯有点瑟瑟发抖,萧索的冬风吼叫着暴虐过耳畔,吹起了我长长的乌发,迷乱了眼眸。

模糊中,是霹雷而过的车流声,是人群熙攘中的喧闹声,拨开散乱的发丝,四周是耸立在云宵中的高楼大厦,处处彰明显盛世焰火。

城市如此的富贵,我却如尘烟孤单的飘流在人海,无声的张望,瞳孔中散落的是生疏而又冷酷的面庞,心中不由泛起阵阵苍凉与落寞,国际之大,芸芸众生,谁又会介意有那么一个我处在大地的旮旯?

富贵未散,我却如云烟飘逝的孤单

都说人生如戏,我不喜戏里的反差,却又做不了台下的观众,流年似水,我只能披着刚强的外衣,裹着一身华裳,面待浅笑的穿行在满目浮华的都市,心里的千疮百孔唯有在华灯拉下夜的帷幕时单独静静的舔舐,用泪水去洗刷溃烂的创伤。

假如人世真的有轮回,来生我想做那雪域的冰莲,不染尘世的焰火,不沾红尘俗事,傲立在巅峰冷眼人世,只惜时空参差,我已无法逃遁此生,我只能在风雨里漠视,依续定格的宿命。

经年已去,那些明灭的往事仍旧重演在脑际的罅隙,从前,心空那一幅美丽的江南画卷,已跟着韶光的丢失如沙漏般悬浮在回忆,剩余的仅仅一抹如浮云不行定格的画面。

花开花落,人生几许?

我已分不清现在的我是在红尘里亦或孑然在红尘外,从前,想要静若止水,却无法具有一颗菩提心,谨守的仅仅韶光深处的沧桑,是铜镜里的鬓霜,是蓦然回首里的那一片斑斓,年光光阴将逝,我唯有独执一墨素笺将往事剥离,著下寒章冷墨,凄美的诗歌。

只惜,写过文字很多,真实的逸情高雅早已如落花碾作泥消逝在尘土里,有的仅仅一味臆想,一道梦境。

初春二月,路旁已然呈现了片片新绿,该是花团簇拥行将盛临的日子了,而我,却仍然如深秋的一片落叶在风雨里飘摇。此去无归路,一袖清风两苍茫。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