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散文漫笔 > 三千风过不及目,半缕情丝裸无痕

三千风过不及目,半缕情丝裸无痕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5-06-05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墨里飞花千百度,谁人独倚灯光阑珊处!莫言苦、空一赋,青丝暮雪为何哭?一程山水一梦烛,我把流萤写作赋,你却画屏笙箫度!菩提本无树,怎惹想念苦!一行清泪一行楚,凡尘本就空无物,欲念偏要贪恋逐。三千情丝绕指柔,寒凝雪落一江秋。荒芜夜里荒芜影,涕泪横流月隐忧。

——题记

三千风过不及目,半缕情丝裸无痕

五月,雨霏霏,垂柳纤纤舒黛眉、倦鸟不曾归。漫卷西窗月,问君何时回?廊门飞花度,谁人笛横吹!河山千万里,碧人脆弱微。携手落日晚,暮年影相随。梨花带雨蕊沁泪,风过柔肠寸缕挥。半世流离飘云影,煮雨折香熬成炊!山花绚丽时,“念”字已千回。莫言愁中味,苦涩入鐏醉,高山流水自倾杯!叹香闺,寂寂思无味……

喜爱淡淡的纯音乐,心跟着曲子游走,躲避着喧嚣的摧残。都说年月如歌,但是哪一首是我呢?静默的好像一幅画,安于平缓,眼里没了风光。咖啡不能喝,就像要断奶的孩子,有刺心的感觉,依依不舍。哥说让我把药泡水当茶喝,我就照做,只需于身体有利我都听他的。如这画里的女子,却不曾有过拂水听荷,荒芜的国际,灰色的天空看云展云舒。喜爱雨天执一伞渐渐的散步,用手指接触薄凉里藏着的温热,恁自多情呢。假如风吹来了,是你么?你说过月亮的眼睛是我,那风的吻是你心里的火。我安静的就像一尊佛,仅仅心没了,昏昏的睡了,梦里也哭了,疼!你给的……

喜爱的人不呈现,呈现的人不喜爱,孑立渐渐变成习气。夜也会不安,模模糊糊间很茫然,最深的漆黑、忧伤在延伸,抬起头是怕点燃泪点。一个人的孑立是一种冰寒,落寞伴着伤感醉在了月缺月圆。有越多的时刻,越觉得老天在刁难。心凌迟了一遍又一遍,疼,开端众多!听风语风言,仍然说着牵挂。

扯下三尺湛蓝,绑缚弱水三千,把最深的凝睇种在里面,飘出七色的泡沫圈圈。我的泪你看的见,仅仅过客、怎可惹你慌张!给我一个答案,我是不是你的梦绕魂牵?不是就退后一点,让缄默沉静离隔此生的遇见。病毒在仿制,痛感四虐渐渐繁殖,相遇是劫,是缘?

背对背的牵挂,弄疼了时刻的庄重。空气中弥散着小雨滴,那是风流泪的眼,来不及说再会、轮回现已写下了序文!葱翠的绿啊,环绕谁的半亩花田?决堤的海,是秋水望断。徒然一念、弱水长天无涯岸,滚烫了多少夜阑珊!十指紧扣的瞬间,你是我终身找寻的暖……

从前的誓词,都已随时节凋谢纷繁,全部都是影子被光戳破的风闻。人生是无常的醒来,眉线连长,不见归人。千帆过尽,那富饶的空灵在何处落定。谁是我的药,疗我半生孤冷,一痕孤寂。何处富贵笙歌落,半壶浊酒自清浊。一曲箫吟千年寂,禅若菩提花如泥。莫多情,情伤己。莫念故,多分别。英豪泪美女冢。醉梦流萤,情之遗落,在异乡。我把芳华留涯上,白雪苍莽盖不住惆怅,不思量自难忘,情字能拿不能放。你是我红尘的道场,我是你亘古的忘记。自君别后种想念,一行字一念执,仅仅不曾寄。

纠缠都轮为残暴的回身,或许是心太单纯,让全部成为怀念的余温,不再演出引诱的沉沦。不相信永久的情深,荒芜的目光是痛的嗟叹。加盖封印,你的国际我不留痕,仅仅过客何须说是互相对的人,是缘分的指引!终身一世一双人,对岸花开两相寻,一眼笃定的默许,却千思成劫炸毁魂之真身。一点点熟睡,渐渐麻醉,不会再为谁而仔细。不想去面临离别的味道,在梦里焚烧痛苦的堡垒,让自己成为一个不能接近的刺猬。

三千风过不及目,半缕情丝裸无痕。梧桐烟雨笙歌瘦,寒袭飞花愁泛舟。幽夜几度凉薄,四肢却发热无处可搁,心在翻江倒海,影子却瘦尽了懦弱。本无求,因何百转成劫?没有泪落,只要孤寂焚烧纵火。梦里也是一种流浪,没有花开见佛,却倍受摧残。谁说美好的花开过,我怎就不记得!一把锁,暗码丢了,此生孤单伴我入了墨。时节会留下伤痕,也会带来新的涌动。花开了、无声无息,人走了、人走茶凉!我却在老地方,假装全部都没发生的容貌,仅仅每次疼爱的时分,明晰着云烟过往!

入情场谁能毫发无伤!假如泪眼是一扇窗,那怎么确定花开的容貌?风花雪月本无常,雨夜残留、何止一种殇!回忆渐渐的回放,你是否还在相遇的老地方!爱情是我终身的崇奉,本来仅仅焰火易冷的寒凉。苦咖啡没加糖,爱一场,缘分擦身成过往,谁能别来无恙,谁还捧着一痕胭脂烫!

爱是一种无法,想念成海、也是一个人的独白!真的甩手,无须托言,告知自己禁绝哭,泪却不由得!眉线连长,天边无岸,你若参透就是殊途陌路。一场游戏一场梦,谁也不想输,我若不在乎,风羁草色三千随心逐!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