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故事 > 爱情故事 > 一根油条的爱情

一根油条的爱情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4-08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他是山城大军——棒棒军中的一分子,她是城市街头的美容师——环卫工。他与她一同,组成了山城最美丽的风景线。

尽管拿的是菲薄的收入,过的是清贫的日子,但他们仍然美好。

因为活较少,所以他早早的回到了家,然后做好晚饭,等着心中的“马路天使”回家。吃完晚饭,他又抢着去洗碗,拾掇。看着他的繁忙的背影,她美好的笑了。

但是,美好的日子,也会掺杂着意外。

那一年,她出了意外。正午回家,她忽然一阵头晕,然后便从楼梯间摔了下去。躺着地上,她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有一阵钻心的痛苦。她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无能无力。她用力的喊救命,却无人听到。可能是痛得麻痹了,也可能是没有了力气再喊,她就这样一向静静地躺着。直到他下午回家,才发现了她。他焦急地问她,“你怎样了,有什么事情吗”“我脚如同断了。”听到她的话,他心里一紧,当即将她背往了邻近的重庆红楼医院。经医护人员的仔细诊治,她的伤情得到了缓解。

在红楼医院住了一周,她坚持要出院,他拗不过她,只好找医师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去的路上,他背着她。当穿过一条小街,向右拐,再穿过一条街的时分,一股香味飘来。他狠狠咽了口唾沫,踌躇几秒,止了步,回头:“你想吃油条不?”

她原本也在悄悄咽唾沫,忽儿听到他的问话,愣了愣,摇头:“不吃,不想吃。”她说:“包里边还有馒头呢,我要是饿了,会吃馒头的。”她清楚,他的兜里,现在连一个硬币都没了,哪来钱去买油条。

他静静地看着她,就像一会儿,一会儿看到她的心底里去了。她不好意思了,垂头。该死的,那好香好香的气味儿又扑过来了,她情不自禁地又吞了吞唾沫。

将她放在石阶上,他大踏步朝街角那个炸油条的小摊走去。她的目光追着他那肩宽背阔的身影,看着他站在摊主前戳戳点点。她脸红了,惭愧地闭上眼。天啊,咱们不是乞丐呀,他怎样好意思向人家乞讨!再睁开眼,她便看到他笑吟吟举着一根油条朝她跑过来。

她气愤,扭头:“我不吃。我不是乞丐,我不吃乞讨来的东西。”

他大声说:“谁说这油条是乞讨来的,我是拿烟换的。”

她惊讶:“拿烟换的?那你想抽烟时咋办?”

他笑:“一天半响不抽烟,死不了的。再不济,烟瘾来了忍不了的话,就捡几片路旁边的干树叶搓碎了滚成喇叭筒,不也照样能抽能应应急……”他将油条递给她:“快吃,趁热,香香软软的。”

她说:“咱们分着吃,你一半,我一半。”他摇头又摇头:“不,我不爱吃油腻的东西,你快吃。”

她咬了一口,眼睛就雾蒙蒙了,想擦擦,没擦。他还在快乐着,问:“香不香,甜不甜?”她信口开河:“苦,好苦。”

他差点蹦起来:“苦?怎样会是苦的,我要师傅给炸一根最甜最香的哦。”她抬起头,皱眉头:“不信,你自己尝尝。”她用劲掐下大半截,狠狠塞进他的口里。他嚼了一下,再嚼一下,咦,奇了怪了,不苦,好甜好香,还暖和和的呀。

看他一脸摸不着头脑的疑问姿态,忽然地,她扑哧一声笑作声来了。他,顷刻间,就理解怎样回事了。她仅仅“骗”他共享那一根油条呀,骗他吃下一根油条的大半截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爱情不是物品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