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舌尖上的乡愁

舌尖上的乡愁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4-22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厨娘膝下的孩子比较多,正处长身体的年纪,分得来的粮食总不够吃。每逢孩子放学回家,他们都说自己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那是饥饿。厨娘便去地里弄些菜再掺些大米捏成菜团,放进锅里蒸熟,便成了孩子们的主食。

正值月底,队里分粮食了,称来尽些带壳的谷子。厨娘的男人把分得的一挑稻谷挑进辗米厂。辗米机顶大豁口。谷子倒进铁斗很快不见踪影。

嗡嗡作响的辗米机,边吞着谷子,边吐着白汪汪的米粒。满满一挑谷子,不一会变成米和糠壳。辗成大米后,厨娘的男人又用手摇风机吹净米粒里少量的糠壳,有些细米溜进了专属通道——小斗。乡间人把这些细米叫谷嘴巴子。

厨娘的男人克勤克俭,把这些谷嘴巴子通通撸了回来,交给厨娘。

厨娘先用筛子筛、用手拣、用水淘,在水里浸泡,然后用滤子滤尽水,最终用石磨把这些细米磨成白白细细的面粉。

阴历的三月三,乡间人称这天为“二月花子”,也是民间的赛龙舟。

田间地沟成长一种叫芫荽的野菜,中文记载它为草本植物,茎和叶有着特别的香气,用来调味,也能够入药。

厨娘收竣工跑到田间地沟东瞄西嗅地,揪回满满一小筐芫荽。

采回来的芫荽,厨娘把它洗净滤干水,用木棍将它捣碎与白面粉掺揉着。芫荽面在厨娘手里,散发出特有的纯香。

盆子里的芫荽面,被厨娘捏成一个个的面疙瘩,搁在面板上等候下锅。厨娘烧上一锅开水,静静地候着男人和孩子。

瞧见男人和孩子们的身影,厨娘把捏好的疙瘩小心谨慎地下进铁锅,然后把灶堂的火烧得旺旺的。

疙瘩在铁锅里不停地翻跟斗,热火朝天的芫荽幽香溢满灶房,香气又跑进堂屋,诱着孩子和男人的肠胃。

不一会,装进小碗的芫荽疙瘩摆上四方桌,慢慢地吐着香气。一碗碗疙瘩,成了厨娘一家人最喜欢的美食。

初出毛犊的儿子盛了一碗又一碗,巴唧巴唧地吃了好几碗。

厨娘对孩子说:“慢点吃,锅里有的是。”

厨娘在队里只算个半劳力,这是队上规则的。厨娘的男人是队里的男劳力,常常走出村庄替队里做外工。男人是厨娘心上的顶梁柱。

每逢男人去外地,厨娘就弄好疙瘩面为男人饯行,能抵挡路途上的饥饿。厨娘的男人被差遣去外地,队上每天算他一天半的工分。厨娘男人很愿意这份美差。吃着厨娘特意为他做的面疙瘩,心里乐陶陶的。

之后,厨娘的孩子去了豫东的汴城,一去便是很多年。但是,匮乏时代的情愫,在孩子心里留下一段乡愁。逢年过节孩子回村庄,捎上好多补品送给厨娘,对她说:“厨娘,总想念您的芫荽疙瘩……”

说出这话的时分,厨娘的双眼登时含糊湿润。孩子搀着厨娘眺望她满头的银发,那每一根发丝,都写着厨娘的折磨和挣扎,忧虑与呵护。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