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故土,家和妈妈

故土,家和妈妈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5-06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举头望明月,垂头思故土”。身在异地,远离家园的时分,才真实体会到游子思乡的情切,巴望返家的迫切愿望。

我的故土是个无名的小山村,村里人都管他叫黑瞎沟,不是因为熊多。听说村里有陈姓一家,有子五人,个个健壮如熊,黑如熊,故此,才有黑瞎沟之称。故土既没有如镜的明湖,也没有茂盛的森林,有的仅仅瘠薄的荒山和矮小的灌木林;既没有孔雀和白鹭,也没有香蕉和荔枝,有的仅仅麻雀和乌鸦,幽幽和酸枣;既没有诗人的颂歌,也没有科学家的创造,有的仅仅普通人普通的梦。

但是,家园的一草一木却深深地印留于我的脑际,不时不能忘掉,不管我到天南地北,都如同有一根看不见的细线,把我和故土紧紧地系在一同,尽管故土的家留给我的是满腹的苦楚。

我出世时已是八口之家了,三个哥哥,两个姐姐。大哥、二哥在念书,三哥只要三岁,大姐、二姐在家分管家务,并照料我与三哥。后来我渐渐地长大了,记事了,家中有多了一个弟弟和妹妹。

那时,我家住的是两间寒酸的老草屋,外屋的大山只要半截墙面。冬季,北风吹来时,我的家便处于风雪侵袭之中了。被烟熏黑了的墙面,挂上一层厚厚的白霜。农业欠收,家中的口粮不够吃,爸爸又终年在外,无暇顾及家里,所赚的几个钱,一点点不能解决家中的困难,所以妈妈带着哥哥、姐姐到户外去拣冰雪下的、秋天失落在地里的菜叶,满意十几张口的需求,我和弟弟、妹妹在家守着,把那寒酸的老棉被拿来,再放一盆火,兄弟彼此围坐在一同,待妈妈回来,咱们早已睡着了,做着卖火柴的小女子的梦。

春季来了,气候转暖,该舒适些了。可雨一来,我家的老屋在风雨中飘摇,无法遮风挡雨,只好动用家里的全部器皿,接下满屋滴落的雨水,跟着雨点敲击的嗒嗒声,每一个人都成了落汤鸡……那时的人们都在忙着肃清资本主义流毒,斗资批修,没人管你活得怎么。

后来,我长到十岁,我家盖了新房,我也进了校园,从小学到中学,妈妈把期望寄托在我身上,每天都忙碌着,上山割架条,在家养鸡,一文钱一文钱地积累起来,供我上学,期望我能考上大学,改动家庭的情况,最低期望下一辈人不再日子得这样困难。斯时,故土是没有谁考上过大学的,很多人只读完了高小就辍学了,也有许多人劝妈妈不要让我上学了,下来种田吧,也好帮衬一下家,可妈妈不管怎样辛苦,依然顽固地说“不”。我总算没有孤负妈妈的期望,进了大学。

当我接到入学通知书时,妈妈快乐地哭了,并请亲朋老友到家恭喜一下,在送我上学时,妈妈呜咽地叮嘱我:“好好念,将来不用再日子得这样苦了”。我无话可说,默默地踏上了自已的大学之路。

结业之后,当我考虑回到家园时,大兴安岭发生了引人注目的火灾,我又响应号召支边了,妈妈无言地送我上路,她是很了解自已的儿子的。我不由得苦楚的泪,赶忙回头走了,脱离了故土瘠薄的土地,贫穷的家和家中垂暮的母亲。但是,家园的全部却紧紧地系着我,我不时在为家园的父老们祷告,让这些仁慈诚笃的人们及早脱节贫穷和落后,过上现代化的文明日子吧。

前年新年,我奔走数日,赶到家中与垂暮的妈妈一同度过传统的佳节。妈妈的青丝又增加了不少,大哥走了,成了盲流,三哥走了,也成了盲流……剩余的是身体瘦弱的二哥,垂暮的爸爸妈妈和年幼的弟弟、妹妹,还在苦捱着年月。

比年的灾祸,使大片犁地简直颗粒无收,靠天吃饭的人们就无法可想了。所以,很多人脱离了自已耕耘多年的土地,去外地营生去了。望着妈妈的满头青丝和满脸皱纹,两行苦楚的泪水,流下我的脸颊,顺着嘴角滴落于瘠薄的土地上……

我瘠薄的故土,困苦的家啊,何时才干抬起头来呢?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