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取一泊幽静,与年月煮茶

取一泊幽静,与年月煮茶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6-28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曾想过,写文字必定要写尽青山绿水,白石幽泉,写溪口春花,田园空阔,写梧桐小桥,烟里人家,素纸清墨一笔,都是人生惬意。没想过要多么豪华,简居布衣,拔草锄禾,与清风共种花信,与你月下弹弦,如此诗意,诗意到没有世俗,那时该是多么的香甜,吉祥。

有时分,写文字真的不需求多么富贵才会感染人心,过多的雕词琢句反而失了本真,尽管行如流水,却也着实的俗套。袖拂晨风,清露插手,拈花一笑,又何其不美?而真实素净的文字,就好比是年月摆好一盘棋,若是用心落笔,懂得将一撇一捺都书写得适可而止,则棋韵丰满,年月丰盈。

取一泊幽静,与年月煮茶

常常听到有人说,喜爱看安静的文字,喜爱精约的宋词,喜爱清水淡茶,茶也要品到无味。无味,无味是幽静,薄凉。不喜爱。我喜爱素宁的日子,却爱有味的日子,在日子里看春阳露花,听雨润娇荷,看秋风红叶,说白雪落梅。必定要绘声绘色,闲时翻书,把书翻得沙沙响;静时喝茶,喝茶也要三洗三泡,饿时煮饭,锅碗瓢盆也是叮叮咣咣。一人一居,一朝一暮。如此。谁孤寂?

人生假设没有履历,又怎么会懂得忠诚,懂得,忍让和爱?总觉得,相识仅仅偶尔,就像偶尔遇见一座山,一溪流,一片云,那么喧嚣,素美,无华。也遇山花二月来,六月荷开,即便枫林霜雪也会是一分素非常美的遇见。一朝一日,日晒雨洗,那重重山,重重岭,一树一花一木一草,便一阵风一阵尘的离去,无声无息,也无悲。再到偶尔一天,巷子街口,风摇叶响,杏子花红,只等你惊鸿一瞥,缘分就这样来。

读一本书,就像交一个朋友,在一起呆得太久就会生厌生腻。如是也会有邂逅,离散,重逢,诀别,留恋,反目,共识,误解,奇妙之至,情不亚于人与人之间。所以,那些一见倾心,爱之弥笃,难分难舍,谁又会为之张狂,厮守终身,白头偕老?

而书上说,一旦有了爱,就掉了深渊里,一手是桃园,一手是阴间,同是深渊,是自己跳进去的,感触就不同,什么都变得入情入理,仅仅你爱着爱着,就爱得那么天然,那么符合心意,恨不能深渊再深,一往厚意下去,哪怕你孤老,仍然信任,就算爱到“老来多健忘”,乃至不识门前柳,却能于每一个柳又青时节,“唯不忘想念”。

缘分,是稀少难得的一种际遇,擦身,却是缘分的不行猜测。人生中,没有真实的海枯石烂,也没有万古不变的白云苍狗。誓词不过是途中的一朵花,片刻富贵,一谢成尘。而仅有陪同到老的只要那一座座山,一川川水,一行行风的孤寂。关于过往,回忆,只需泡一盏茶默坐,看一尘万象一念三千杯中洗净。其实,心不需多么深邃,只需如此清透如水。

总想着这样的遇见,有一处山林隐居,有一座青苔石桥,有一溪静水流深,有道远来清风,吹开满山的春,你在花香里与我平平相遇,并不故意,也不冷艳,轻轻浅笑,一如旧识。再许一刻的年月把盏言欢,说桃花的故事,说那年的高兴,想榜首声叶落的姿态,还有长远的那曲高山流水,还有二月的海棠腊月的梅,如此忆到两鬓霜白也不厌,相看万里万里春。

时常在年月里静默,依山,临水,耳畔听清泉叮咚而落,取一铂幽韵煮茶,邀年月浅酌,不慕山涧悠然横卧,只为一景一静,我自安心与清风对话。在云朵映月时分,无需挑烛研墨,只愿捡起一季焰火,将过往词章点亮,抚摸平仄韵律,在韶光的道场里,且容我将年月斑斓的印象,只对着你一字一句的吟颂。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