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 多少春心意

多少春心意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4-13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春意阑珊,春兴正浓,斜风卷着细雨,像个妙龄佳人,含羞带笑,拎着纱罗裙,悄悄款款而来……一路的落花轻雨,洒脱脱入垂杨柳巷,旖旎着芳心春光,整个国际都氤氲在这层薄薄的香雾里,如泣如诉。枝上樱花如团似锦的盛放,那姿势就是要把整个经冬的孤寂一股脑的开释开来般,有多少是夜深人静的孤寂?有多少是富贵深处的疏忽?有多少是如虎添翼的浅淡?有多少是济困扶危的深入?多少的多少,便在这春光里,化做锦城花满的烟霞颜色,在流光中洇湿了回想。

春来了……小风疏雨萧萧地……

正是樱花时节,惊梦晨起,掀开湖水绿的落地窗布,没有料想般迎来榜首缕阳光暖暖的环抱。窗外,细雨霏霏,轻柔绵软地洒在山茶花叶上,隔着玻璃窗也仍然能感到丝丝凉意。叶叶斑斑,触动情肠,似流不尽的牵挂泪。大朵的红山茶还未凋零,如云的樱便已戎装上阵,一簇簇,一片片,连绵着,将异域的居所,开成秀丽芳城。只可惜,花楼花苑里,是这样一颗阴雨的心,还有这样一个阴雨的周末。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

不知是不是昨晚梦境未醒的原由,或许仅仅这连绵阴雨的原故,晨起推窗,说不尽的纠缠难解,无情无绪。浇花浇水,花亦不似素日里香艳,叶亦不似素日里亮泽。煮水泡茶,水亦不似素日里甜美,茶亦不似素日里浑厚。一不小心让帘钩划伤了指尖,鲜红的血印在了湖水绿的窗布上,泪,不争气的流下。不是指尖那一点小伤便不能隐忍,是心里的冤枉被这一点殷红诱惑,一发而不可收拾。亦不是世事皆不左右逢源,是心下多了一份挂念,多了离思,多了顾忌,多了纠结与期望。许多时分,皆因放不下,才会变得格外不安静,吹皱的池水也会掠动心弦,引起烦恼。燃一炉沉香屑,袅袅升腾的烟云亦是心底的希望。

沉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

沉香屑,在铜炉里焚烧,叶形缝隙中升腾的轻烟,似一缕不甘的魂灵,在香气氤氲中散去聚来。人生有轮回,所以山回路转时过境迁后,记忆犹新的人终会相见。因而,这燃尽再续,续而再燃的沉香屑,跟着红袖起落,亦有归于它的轮回。而心意呢?那些不曾深种的缘份,是否经得起这似水流年?水起茶落,沉浮中又透着人生的哲思与才智,沉浮跌宕,拿起放下,一个简略的想法都可改动终身的命运。活得高兴与否,就是这才智中的觉悟与体悟,但是,正如此时的我,又该怎样平复一颗不安的心?拿是拿得起这红尘,放得下的就是看破了尘缘的仙圣,而我,仅仅这花香茶影里的烦恼俗人,空有一腔如水般百转千回的心境。

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心意……

樱花陌里,落英如雨,片片粉心玉朵在春雨的润泽,春风的拂摇下,阵阵纷落,像一场富丽而又无结局的梦。樱花陌里,我,携着春心如水,散步在这芳香摇曳的红尘里。纯白的衫袖,大红的围巾,不是特意要引来寻找的目光,只为在这春心春意里,投合花语花愿的颜色,将心里的纠结与烦恼倾泄殆尽。梅花三弄,再枯寂孤洁,终过了那样冰封雪映的时节,多少孤僻的情趣也都该尘封进腊雪寒霜里。现在,已是春光无限,春光正好。梅心惊破的牵挂,已换做樱花吹雪,纷扬的再不是顾影自怜的清凉和孤寒,而是,一份浪漫的略带忧伤的情怀,你呢,可否懂得?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

小风过境,樱花如雨,洒在肩头发间,像隔世的幻象,让你情不自禁伸出双手去迎候。落在手心里的,皆是天恩地德蕴育的粉红精灵,心型的瓣似片片牵挂心意,在不经意时散落人世,带来多少梦与巴望。樱花树下,落樱陌里,满足过多少美丽的故事。那些爱与被爱的传奇,在箫声笛音里飞扬天边,源远撒播。当今,轻风细雨中,我一个人,散步在落英缤纷的樱花阡陌里,落花在眼前死后轻舞飞扬,变幻着人世天上的缥渺。但是,归去来时,这人世天上的无限春光下,一切的镜头里都是孤寂的背影。午夜惊醒了一场本来能够圆满的牵挂梦,除了回味,带来的,亦只要富贵深处的一季花如雨、心如雨、泪如雨……如雨的,不该是这样一个时节,那仅仅心底的无法,漫天,无边沿的落下来,不小心濡湿了春华春光。

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有谁同倚?一枝折得,人世天上,没个人堪寄……

不是无人堪寄,是不知道,这一枝寄去了,那人可否乐意,可否有时刻来签收。山河悠远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不在。更可怕的是,人心似乎在,你却感觉不到。有些时分,你介意的,他人未必介意,你用心的,他人未必放在心上。春心如故,春意稠密,但是,春风春雨里的人,穿得再精美正经,笑得再嫣然绚烂,自始至终,亦无人赏识,无人问津。从春花春事里漫行穿过,留下再多赏心悦目的回眸,亦无人眷恋,更无人能用真情对视那一双眼睛,无人读得懂那眼睛里深藏的落寞。

又是一个芳香的人世四月天,又是一场富贵的樱花时节,我含笑从旧日的小园香径里慢慢走来,迎着风,沐着雨,追着花期,一路走来。经过了山河遥遥的牵挂,踏过了逝水苍莽的惦念,怀揣着一份穿越尘俗的爱恋,期待着与你的重逢,编写一场爱的神话。倘若有一天,我真的在萧萧樱花如雨的时节,偶然地邂逅了你,你是否还能在榜首眼的时分便认得出,那个旧韶光里,灯光书斋中的女子?

小风疏雨,笛声三弄,樱花陌里,谁懂这份春心意?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