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 一笺墨香,晕开一季又一季的怀念

一笺墨香,晕开一季又一季的怀念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6-08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指尖埝花,妩媚了回忆,风干的过往,妖娆了文字,心思如花,纠缠在纸鸢,动人肺腑,静静怡人,在旮旯单独摇曳翩舞,嘴角上扬浅笑,惊散了韶光仓促。

一笺墨香,晕开了一季又一季的怀念……

一切的回眸,尘封了富贵和忧伤,相遇背离皆有定数,无需化尽心血?韶光无情,悄然偷走初衷。若错爱,一切的过往恩怨皆随风;若夜寒,倚窗听雨,阅书品茗,煮字安饥,总会有种暖,滋润心田。

有一种情怀,散落在年月里,永久不会老去。

对视真挚,初见的冷艳,葱翠在流年里。端坐在年月的渡头,倾听流年的风声,渐远,悄悄泛动着明澈见底的魂灵,清心、暧暖。让昨日的种种都浅映在恬淡的韶光中,渐渐浸染暖意,安慰那份薄凉吧。安静地行走在尘世,若是有爱,等你,在一季又一季飞水流通的韶光里,在每一个晨钟暮鼓下。

月亮之上,摇曳着一季又一季的风情,略有清绝,微感寂寥。欲乘风远去,怎么办,影子落人世。往事浓淡,终会沉香与年月,最终,堕落于尘土。指尖捻花,妩媚了回忆,在流光里触及着少许感动。

爬行于寂寥的韶光,一梦千寻。一种情愫,盛开在年月里,潮湿了每一个朝朝暮暮,保藏一季又一季的厚意为你、静静的守望为你,在尘世的流光里,泼墨纠缠,一曲牵挂扣,温婉了从前。

一份单纯的守候,揉进了千思百转的情怀,把每一段韶光都染尽暖意;每一盏香茗,都揉进韶光的幽香。浅白的心思悄悄铺开,浸染了一夕流光,轻拥流年,笑望沧桑,静静守着归于两个人的白月光!

人间真的太多难以言说的相遇,擦身了年月,冷艳了韶光。缘起片刻,从此便沉迷于流年里最深的焰火,阅历多少白云苍狗变迁,而那份痴,不增不减;那份念,不灭不退,犹如刻在心底的朱砂,无关年月,深挚的无法离别。

流年的柔波里,浮华渐行渐远,仰视了存亡,曲离了韶光,徜徉在年月的长河里,俞加深挚。一阵清风,吹散了多少流年弯眉?锦瑟相依,打湿了几经幽幽芳华?多少单纯的守候,温润了年月的凄凉?就这样稳妥了一段又一段的流光,一杯香茗,一颗素心,一沓纸鸢,独守清欢。

多少个无眠的夜,我的魂灵就这样安放在你的魂灵里,任由次序成长,许一场流年花事在年月了宅紫嫣红的开放。

浅唱流年,唯有回忆在天边止境流浪流落。

散步于韶光的天边,流年日深。那些回不去的旧日韶光,承载了多少悲喜?有份念想,不远不近;有种寻找,千山万壑。那份寂寥,那份明澈,经年累月,静静地高悬于月色水岸,一厥天边,纠缠了年月,此念何时休,你可知?在年月的绵软里,找寻凡尘的安定,墨染流年,纠缠尘心,任,尘土花满城。

午夜心动,指尖妖娆,陌空纠缠,漫天的巴望,深邃了幽夜的苍莽。摆渡年月,韶光无言。我知道,说与不说,你都懂。

一切的猜忌,一切的苍茫,一切的不安,都将逐个淡去,都渐一干二净。浅笑、素心、清欢,静守流年恬淡,疏离浮华万千,年深岁长,无尘人近天边远。

如若不曾遇见,或许,生命永久不会沉重。唉!流年竟这么残暴地穿心而过,一段流年,带着少许互相体温的印记,在似一场花开的流光中灿烂。徜徉在年月的转角,一念执着,我在流年里不行抵抗地站在原地,仰视源源不断。

遇见、重逢,便是最美的年月。若不曾相逢,良辰美景再好是虚拟,没有意义。晚风漫过宿命的轮回,那些纷纷扰扰也渐行渐远,季季的花开花谢,也只不过是片刻问好浮生。有些爱,真的,不得不安放天边,流年不语,年月厚意,只想宽恕的爱惜,沧桑暗渡,心暖静好。

悠悠我心,多少守候在时节里风干,多少富贵转瞬成烟云。墨染衰退,孤影徜徉,牵挂无尽无期,醉花阴,佳期如梦;叹人生,几番聚散,容颜暮年,流风吹过窗纱,无法牵挂隔天边。

灵犀一点,情倾懂得。用回忆一遍遍回放你的概括,那飘落在天边的梦,嫣然了红尘的画卷,琉璃了嘴角一抹浅笑,那些尘缘,映暖了我的脸庞,流年在韶光的两头,随影摇曳。牵念穿越风尘,温婉了最美的流年。

一笺墨香,晕开一季又一季的怀念

年月仓促消逝,却不知这一季的花开朵朵是睡的期盼?

年月不语,几许能与你再相遇?无关年月,韶光就此停滞,怀念,或深或浅总在心上。一指流沙,一段年月,沉溺于某一个片段,亦深亦浅的回忆,徜徉于韶光的两岸,朵朵涟漪,芳香不尽。疏落间离,昭华流通,忧伤若隐若现,旖旎了一场春花秋月梦。而我,是如此的窃喜,感谢这场倾慕相遇、相识、相知,合着柔软香甜的韵律,染一场清欢尘梦,浅笑向暖。

流年的印记,散落一地斑驳,一束牵念,顽固的蹁跹于红尘阡陌。年月温顺,韶光冷艳,我不知,你会不会来,而我却一直在等。

倾听着流年的风声,取舍温顺的心思,指尖轻触着整个从前。一笺墨香,把年月还原成开始的摸样,永如初见,晕开一季又一季的倾慕倾城,孕育一场更漫长、更曼妙的春暖花开!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