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美文 > 情感美文 > 谁管流年,叹浮世梦三千

谁管流年,叹浮世梦三千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4-06-22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醉花阴下,红尘落尽,焰火醉,轻寒暮雪雁不回。更哪堪年月静好,只恐是物是人非。

——题记

谁管流年,叹浮世梦三千

一夕一绽一缕芳,终身一叹一痕沙。明月落话繁,夜雨洗蓬窗。宫商角徽羽,谁许我半世风华?踽踽独步,彳亍街头,天落红雨,卷我心头尘土。荷醉酣,蝉痴醉,酒香绕画梁。纤指红尘,谁料斗转星移,雨疏风骤,醉影笑惊鸿。沧桑踏遍,谁还我流年?

映湖光,夜听泉。月色入户,照我旧华年。赏景色,何曾不是功德?安静的浓艳沁入心灵的沼泽地,逐渐织造起一曲心灵的赞歌。我不明白的怎么让这美景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静影沉璧,鱼翔浅底,波光微漾,在我的心头跳动着高雅的音符。赏一幅夏夜月光图,品一杯淡淡香茗。弹指一挥间,流年转为一瞬,清澈通明的夜里,溢出了满满的伤愁。芳华残年,至交何处寻?

浮生换,此心仍然。笙歌散尽,静守燕归来,把酒傍晚后,听高山流水,惆怅几许消。美女短,只道人世是沧桑,家的港湾,我终身挂隽。雪白的颜色染上了妈妈漆黑的亮发,突起的青筋在爸爸的手臂上弯曲匍匐,爷爷奶奶佝偻的脊柱越来越弯。韶光啊,你饶了他们吧!年月清浅,人生无恙,怎奈得时刻剥人年纪,消人时刻?

叹一世芳华,我怎能光秃秃的见得时刻逐渐改动全部。或许,物是人非,或许,白云苍狗,或许,全部如是,但年纪再增在,再无几度芳华,挚爱的家人没有曾经的风华正气。翰墨香,玉人妆,但请韶光逗留。赏孤芳,意衰退,且行且爱惜。

云风轻,花如霓裳。缘起缘灭,错失与遇见。在最美的年月,遇到过错的你,在最失落的时节,遇到最实在的自己。窗外细雨绵绵,愁思伴着雨滴,滴滴答答的敲着心弦,残烛染蜡壁,书积枕边山。不知何时伤感侵袭,一点点的淹没于此。噬吞了我。我怎忍别人闲语,怎缄默沉静于众耳交杂中?

我逐渐开端厌恶,逐渐的疏远,再淡看对错,花非花,雾非雾,我不明白什么是凤凰,我知道火鸡也有炙热的愿望,纵使是万火焚身,也要无悔无憾,正如自取灭亡,焚烧的热心,与寻求的抱负深深烙进魂灵,此生无悔。荷满塘,芦苇残阳照,擦擦汗水,奔驰并未完毕,且留一段待续,用疯狂去演绎。

柳如眉,雾里看红尘。小酌一口酥油茶,细写一段青花情。流水潺潺,浮我聒噪的心扉。断人肠处,落日在山,流离失所。一纸墨香,写流年。一段富贵,书风情。不载颓丧,不乘消沉,坐着期望的纸飞机,翱翔到梦的当地。愿望,我想牵着你的手,到梦最悠远的当地。梦未了,人未老。

空阶雨,凭阑久,风流云散。疏影横斜,持一卷诗书,凭栏独望,日转星移,晨起又返昼夜,春夏又秋冬,不论多少风霜与雨雪。清风三尺仗我良义,桃花笑春风,把酒再饮,问人生几许,何处是往昔?凋谢花瓣不成声,陌路花开,再剑舞风起。

焰火易冷,富贵易逝。几度春秋,几经落寞。休辞醉风前月下,嫣然一笑竹篱间。浑不似积水流觞,但怅望明月风清。一蓑烟雨,一纸素笺,倚西风,但看对错,空回忆归去来兮,终不似自始自终。踏遍红尘,谁还我流年?

  • 下一章节:多情秋,无情叶
  •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