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故事 > 亲情故事 > 又是一年清明时,暮春坟头草萋

又是一年清明时,暮春坟头草萋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6-03-25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记不清这是多少次梦回外婆的老屋了!

橘黄的火油灯下,外公坐在柴垛里的小凳子上往灶里不停地添着柴火,灶上方被烟熏黑的横梁上挂满了乌黑发亮又透着焦黄色的腊肉、野兔干、猪血丸子渗着诱人的油光。外婆忙里忙外得预备烹家常菜肴,外婆家偏房里摆着八、九个湖南人共同风味的榨菜坛子:山菌子榨、干豆角榨、油茄子榨、西瓜皮、刀把豆榨排成一条线,外婆随意从坛子里抓一把油滋透亮的粉蒸五花肉放在土瓷碗里,钩起我一顿垂涎欲滴......

外婆家的实木高架子床上规整地铺着粗布蓝底白花的被子,扎实的棉絮被子压得我都喘不过气来,被子上总带着暖暖的太阳味儿,外公如雷的鼾声伴着我总能安定入梦......

外婆家有几口深色油漆的古拙的实木箱子,对好奇心超重的我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只需我一来外婆家,那时才几岁的我总是搬着条板凳,踮着脚丫子,一通翻箱倒柜地总想淘到一些八怪七喇的宝物,连外婆桃木的针线盒也要据为已有。外公的书桌上整规整齐地摞着发黄的小说,报纸和那时都看不懂的厚厚的书本。然后不苟言笑地翻着外共用绳子扎边的一本本厚厚宣纸的日记,用的毛笔小篆,那时都弄不清的行书草书多半字都认不得,但其间丫丫(我小时分的乳名)还有其他兄弟姐妹的姓名交叉其间,还有最初的阴历日期让我好小的时分就觉着好亲热的外公独有的日记……翻够之后便是外公外婆不痛不痒的一顿数说,然后他们再从头拾掇一通。

外婆家堂屋正前方朴素木质的神龛上供奉着一尊慈眉善目的白瓷观音大仕塑像,周围还供奉着太姥姥慈祥的是非画像。旦逢初一十五,外婆在方桌上都会摆着几道可口点心来供奉着,焚香往后,我就会在外婆的指导下磕头作揖,完了就可以好好享受这些可口的点心:猫耳朵、麻糖…..听外婆给我讲观音大仕怎么救苦救难普渡众生。犹记住小时分有一次在水渠边玩失足差点落水,心中突然一念观音大仕,成果手忙脚乱间捉住一把草免于落水。不至迷信可否,但现在我特别信仰观音大仕,初一十五我必供奉之……外婆有一双十里八乡都知名的巧手,她绣的鞋面、鞋垫、小肚兜、枕头套,花、鸟、人物绘声绘色,让人惊叹不已;她做的布鞋款式既美观又耐穿,简直天天有村里的妇人求外婆打鞋样、画绣样、配绣线,外婆总是有求必应,乐此不疲。一年中给家里大大小小缝缝制一番后,总不忘抽暇给村里那时跟妈妈同龄的几个没有母亲的孩子缝上两身换季衣服、做上两双换洗鞋。外婆虽是外乡嫁过来的媳妇,但只需一说到外婆,村里人都会竖起大拇指。外婆的仁慈这点妈妈和我都随了外婆,但怅惘外婆的那双巧手妈妈和我都随不了了。

天放晴时,我总喜爱屁颠屁颠地跟着外公上山去放外公克己的铁夹子,夹野兔、野鸡、斑鸠,掏鸟蛋,捡松子、捡野栗子……那时感觉自己活脱一假小子。下雨地利我就会看着外公拿着斧头、刨子、锤子钉钉铛铛在家做木工活,外公做的桌子凳子不敢恭维说美观,但却十分健壮经用。外公闲时会拿来他心爱的毛笔摆上几张旧报纸教我写毛笔字,跟我讲毛笔字是中国文化的国粹,一笔一画握着我总不太听话的手慢慢地写。没事时我总爱缠着外公给我讲,屋旁不远的洪流塘边那棵古树上栖着的水鬼的故事。讲山里那座巨石“狗鸡石”、“雷打石”的来历。百听不厌的。最爱听外公跟我讲他肄业黄埔军校一路的艰苦崎岖;讲他解甲归田抗战疆场的英豪故事;讲他文化大革命时遭批挨斗的不平阅历;讲他十兄弟姊妹的宗族传奇……听得我总是两眼放光,感觉我的外公真的是个了不得的人,在我眼里他便是我的偶像,便是一座山。在后来妈妈遭受婚姻破碎后,那时刚十岁的我总记住外公在我耳边耳边说的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丫头,你是家里的老迈,你要帮妈妈分管职责”“要好好读书,要改动命运”。尽管日后我或许孤负了外公对我的期望,但常常想起这些话,日子中遭受的再苦再累,只需眼泪一擦干,明日太阳照旧升起,我就有动力。

外婆家村头有一口水井,从石缝里流出来的水特别甜美。记住有一年大旱三个月滴雨未下,那口井都未曾干枯,仍然碧波潺潺。听外公说那口水井直接通到阴河(地下暗河),无怪乎水质那般清冽甜美。一条青褐色的石板路穿过外婆家的门口从村头一路凹凸不平地延伸到村尾。依稀记住总喜爱坐在外婆家结实的门槛上看着门前葱茏的几株石榴树如火如荼的石榴花殷红一片,听着早叫的知了声声,托着个腮帮望着来来往往于石板路上挑井水的人们,跟着风儿从远处捎来一阵阵迷人牡丹花香,然后思绪也跟着风儿不知飘向何方……细雨绵绵时站在外婆家的阁楼上,扶着栏杆,懵懵懂懂地看着蜘蛛在来来回回、忙忙碌碌地编着被雨滴淋湿的网,透过雨丝,望着被打湿的炊烟缭绕着的墨色中如梦似幻的山村和那绵绵的青山楼外的楼……多少回亦打湿我年少时的梦。

弹指之间,十几年的岁月从指间已悄然溜走,那装满我太多温暖回想的土墙青瓦飞檐阁楼的外婆的老屋,已然被小舅的三层小洋楼所替代,外公外婆也在我上初中的相继驾鹤西去。对外公外婆和对老屋的回想只能在遗留下的舅舅们精心保藏的外公留下的他黄埔军校时的全部荣誉的纸张证书和相片中看见点滴。而我却一直怅惘他们为何没有留住那一本本载满亲情记载的线绳宣纸的毛笔小篆日记;那草书行书飘动的精神财富。物是人非,不管在外流浪的我在徘徊在困登时,在潇洒在满意时,在午夜在梦回时,韶光栈道般的梦中回到外婆的老屋,能见到我最爱戴的外公外婆是我心扉深处最温暖最美好的回想。

然,又是一年清明时,暮春坟头草萋萋。身在异乡的外公外婆最宝物的丫丫会怀念着她的外公外婆,外公外婆亦会在天国的老屋看着他们最期望她美好的丫丫。

  • 下一章节:母亲的菩提树
  • 上一篇:幼年记事
    下一篇:相信你会改动自己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