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日志 > 心境日志 > 你终究是我胸口的那颗朱砂

你终究是我胸口的那颗朱砂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5-08-29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人生,若一幅浓淡相宜的画卷,而冬季,是厚积薄发的时节,藏着冷峻和凝重,在冷冷的清风里,咱们接受着大天然的洗礼,多少往事,跟着念念多么的情结随风而逝,那些过往的韶光像卷破损的旧书,有含糊的湿润。似一朵干枯的花,上面落满了露水。

仍然会想一些人,一些事,一些写过的语句,在某个瞬间,一缕缕诗意总会被一阵风,或一片落叶唤醒。咱们在阅览年月的深邃中萌发的种种感动,却开释出了春日般的温馨。

时节的风拂过突兀的枝丫,吹干了早年的翠绿,那溢在指尖的梦话,是舞尽芳华的一抹纤尘。我在墨香里陶醉,那淡淡的滋味,有着一份梅香,三分洁白,再加上六七分阳光的含糊,你说这便是冬季的滋味。所以我便在冬季的花蕊里放牧诗情,只为在梅雪盛极的清香里,表达一段心络依依的故事。

你终究是我胸口的那颗朱砂

一个人独处,单曲循环着一首音乐,听着凄婉纠缠的乐声,安静又惆怅,心像似被什么击中,一阵阵的柔软而湿润,眼里有泪落下。那些淡去的事,那个了解的人,在隔着年月的长河那头,明晰又含糊。

日子给了我情非得已,那么,我只要浅浅爱,深深藏。许多东西,未必具有便是美好。能有一种感觉,让我怀念,让我心动,让我想起时,会忍不住显露浅笑,会感动流泪,那也是一种无言的美好。

今夜,一弯冷月静静地挂在天边,昂首,看天空无云亦无星,真想让大天然的空阔和无垠洗刷我的身心,是谁说,禅是一枝花。或许这枝叫做禅的花就一向开在我的身边,仅仅自己还未曾发觉,还没有好好修炼身心。本来许多时分不是过的不高兴,而是自己给心房筑了一道厚厚的墙。此时,我只想安静的,安静的望着夜空,让那弯月儿清澈我的心。

心里的那处温暖,即使是在北风吼叫的冬夜,仍然滋生着万千的温热。我守着夜的幽静,眼前的那盆兰草越发葱翠,青青的叶子滴着小小的水珠,清清浅浅的晕开着天然的新鲜。所以,我在月色下研墨,在墨香里寻你,用莞尔的笑意勾勒此生的深情浓意,缘起有你,从此,盈一纸风华,在言外之意,铺开满笺诗语,等你的到来。

穿过夜的罅隙,怀念开在了月的眉梢,温润如琥玻色。我在夜色里念你,心有千言万语,一句不舍深深地守候在浮生流年里,不舍韶光老去,不舍雁去花落,不舍那些相伴走过的景色。或许,终身的时刻太短,还不行以将你读懂,若有来世,我愿是一枝荷,一枝开在云朵上荷,让你的淡淡清风抚摸我。

流云悄悄遮住月的羞涩,我用画笔装点梅朵的娇蕊,那淡淡的清香在暗夜里悠长,掬一捧雪花,雪煮花茶,你若来,我便与你默坐于窗前,听一曲《苦雪烹茶》,任韶光静默成一帧动听的景色,眼眸里流动的温情,是安若莲生的美丽。

月色下,白雪映梅花,淡淡的馨香氤氲了一帘清梦,若相遇是宿世早已在三生石上刻下的夙愿,那么,我愿在今夜的月色下与你梅雪酿美谈,相伴走过一段温暖的韶光,站在素雪纷飞的夜里,任雪花亲吻我的眼眸,让融融的暖意盈满心房。

信任,有一种缘分,即使隔着千山万壑,却没有时刻和空间的间隔,在一种无语的默契里相知相守,心意相通。感叹年月的隽永,给予咱们无意的遇见,似乎每一寸年月都能映衬出碧海蓝天的美丽。也曾感谢缘分让自己住进你的心里,由于爱着你的爱,由于梦着你的梦,所以高兴着你的高兴,追逐着你的追逐。

当心思不得所愿,我会昂首看看这湛蓝的天,那里有如水的风情,也有雨做的云,还有早年温暖明丽的容貌。回想走过的风风雨雨,点点滴滴的情形映在心底,知道早晚会有那么一天,你会展翅高飞,眸间仍是不小心落了雨,所以,我低眉轻嗅脚下的花海,那里有你来过的气味。其实,心一向都在。

静静依在窗前,听风听雪听年月,若一朵荷,在心里吟唱着孤寂的歌。我的脑海里明晰着你的身影,却是触手而不行及。我在想你,疲乏而凄迷,而你,却总是让我刹那落泪。我把心思诉说给了云雨,在多年后,让它同着我一同回想与你共处的日子,回想你我不问沧桑的许诺,不问永久的相伴。该又会是怎样的执着,怎样的不离不弃,这点点滴滴的回想,让我再一次泪落如雨……

我爱,你可会与我共进退?我不在乎生命的长短,亦不在乎尘俗的目光。重要的是要和谁在一同。或许你还不知道,你一个小小的行为,也会触动着我的感伤。或许你还不理解,有时乃至是一阵打我身旁通过的晚风,照着我的月亮,都令我欢喜。由于这一切都与你相关。只要是与你相关的,我都会动心,我都会念想。

我的心底有一脉清泉,在静怡的夜里等候着有缘人唤醒。我以安静的姿势行走,与书为伴,与月同眠,我沉默不语。你终究是我胸口的那颗朱砂,是我眼眸里的那滴清泪。

月光下,泉流叮咚。我守着自己的国际,清寂,自我克制,也会把心念放逐到更远的远方。我不会觉得孤寂,我以荷的清寂吟唱着只要你能听懂的歌,我知道,你会在某个无人知晓的旮旯,正倚着风,温顺倾听。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