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方位:主页 > 日志 > 心境日志 > 村庄诡谈(实在)

村庄诡谈(实在)

来历:乐投注册-LETOU | 时刻:2013-05-02 | 点击: 次 | 我要投稿文章
肯定在实在的基础上加以虚拟!当个故事,我听我妈说的..大约在二十多年前的秋天,我妈从上海赶回老家安徽农忙,外婆就我妈和我舅两个孩子,舅舅读书.坐了几个小时就到家了,村仍是那个唐桂三的牌子立在那,这块牌是市里一干部提的字,咱们村就叫唐桂三,如同这儿永久不会变的.一进村,村头的李麻子就和我妈打招待,我喊他叫李爷,他脸上有些麻子,人家就叫他麻子.打了声招待,我妈就拎着包回家了,晚上我妈就和外婆睡房里(咱们那便是儿子成婚用的房间,那时没有我啊)娘两聊到深夜,我妈乏了就睡了,大约两三点时,我妈闹肚子,就去屋后的茅房,其实我外婆家屋后一到晚上挺吓人的,我便是外婆带大的,宅院没有围墙,那时咱们村习俗很好,基本是夜不闭户.有个小池塘,还有些竹子.茅房就靠着池塘,我妈那时也就十八九岁,胆子本来就小,遽然听到有女性的哭声,我妈吓的不可,急速回了家.第二天问我外婆,外婆说是李麻子妹妹被他男人打了.常常这样,我妈也没介意.也就在第五天的姿态.李麻子妹妹喝农药死了.外婆去帮助烧锅,我妈也就能混个饭吃!就在几天后,咱们家对面的一个叫唐朝孝的老婆疯了,嘴里老喊着杂乱无章的,满村乱跑,最终又跑到李麻子家死活不愿走,喊他哥,村里大家伙一看,一人说她鬼上身了,有人说试试土办法,也便是用艾草煮水烟汹,可那女的便是喊了两声疼,就没有作声了,又有人说拿苷叶蘸点醋贴在她脑门上,这一贴就行!大伙又匆忙去找苷叶,找来蘸点醋,这一贴,女的就像发疯似的跑,大伙拉都拉不住,后来一个人说,朝孝他们家信耶稣,把张老喊来看看,张老是一耶稣教的头子,靠,还没喊呢,女的就晕了,然后第二天就好了.我说这事也没鬼故事那玄乎,可这实在的出现在咱们村.
文章谈论中心以下宣布的网友谈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念,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此观念。